0

姜烟闻晋泽小说(姜烟闻晋泽)全文免费阅读_姜烟闻晋泽小说全文阅读-笔趣阁

2022.11.24 | admin | 84次围观

《姜烟闻晋泽小说》这本书相对于以往看过的那种千篇一律的小说,此文确实是比较别具一格,尤其是开篇情节跌宕起伏留有悬念。

作者:姜烟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现代言情

《姜烟闻晋泽小说》 小说介绍

小说《姜烟闻晋泽小说》这段时间追看的人真的很多,是网络写手姜烟打造的现言小说,叙述了姜烟闻晋泽之间的爱情故事。内容试读:   “你们一定都觉得,我和孟珏看起来很好,其实我也觉得我们很好,什么都很好,只除了....”  沈璃顿了顿,说,“夏夏,你相信吗,我和孟珏很久没有做过爱了。”  沈璃的这话,着实是惊到了穗子。  “怎么

《姜烟闻晋泽小说》 第6章 免费试读

  “你们一定都觉得,我和孟珏看起来很好,其实我也觉得我们很好,什么都很好,只除了....”

  沈璃顿了顿,说,“夏夏,你相信吗,我和孟珏很久没有做过爱了。”

  沈璃的这话,着实是惊到了穗子。

  “怎么会这样。”

  先不说沈璃,孟珏怎么看都不像没有需求的男人,何况他这个年纪,正是欲望最强的阶段。

  参照于敬亭就知道了。

  怎么会这样?

  沈璃扯了扯唇,她应当是想笑的,可实在勉强,最后也没能笑出来,索性就不笑了。

  “大概是个很长的过程吧。”她说,“我们刚住在一起时,也是没日没夜的,好像那时候新鲜感正浓,什么都是最好的。”

  “后来,男人嘛,总是想要玩些花样,可我,你知道的,我不太能接受,孟珏跟我提过好多次,尝试些别的,都被我拒绝了,他虽然顺着了,但我知道,他其实挺失望的。“

  “再后来,我们越来越少,偶尔在一起,也显得兴致阑珊,医院工作又满,有时孟珏有兴致,我没有时间,我有时间,孟珏又没什么兴致,渐渐的,就没了。”

  说道最后,沈璃轻笑了一下,很苦,“大概,连‘性’也是有保质期的,睡的太久,太多,就会越来越腻。”

  穗子一直默默的听着,听到最后,她紧了紧手指,若有所思。

  随后她问沈璃,“那你现在搬出来岂不是更不好,你就不怕孟珏会....”

  后面不用穗子说,沈璃也知道是什么。

  “怕啊,我当然怕。”沈璃道,“我从情窦初开,身边就只有孟珏,关于爱情的所有,都只和他一个人有关,以前他妈不同意,我就害怕,害怕我们会分手,现在,我也害怕,害怕他会不会喜欢上别人。”

  “那你才更不应该搬出来。”穗子握着沈璃的手,一边安抚,一边道,“男人是需要去管,去束缚的。”

  “可是夏夏....”沈璃看着穗子,她说,“感情是两个人的事,如果他真的不爱了,我就算捆住了他这个人又能如何呢?”

  “那万一,他真的变了心,爱上了别人呢?你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你放的下吗?”

  “我的十年,也是孟珏的十年,如果他都放的下,我又怎么能放不下。”

  沈璃语气很淡,淡到穗子真的都觉得她做好了准备了。

  “你是不是觉得孟珏已经变心了?你搬出来是因为这个?难道孟珏外面有人了?”

  虽然上次的闹场闹剧,证明了苏容华的金主不是孟珏。

  但沈璃竟然会跟踪自己,说明她也在怀疑,但她之前并不认识苏容华,甚至听到自己和18线聊天的时候,对这个名字都十分陌生,所以,她单纯的只是在怀疑孟珏,又因为自己和18线的对话,才怀疑到了苏容华身上。

  要说自己怀疑孟珏,是因为看到苏容华在包间里,坐到了孟珏的腿上,那沈璃的怀疑又从何而来?

  沈璃摇了摇头,她说,“我不确定,我只是能感觉得到,我和孟珏之间有什么东西变了,所以,我搬出来,给他时间,让他理清楚,现阶段对我的感情。”

  她说,“我能接受,他不爱了,和我分手,但如果是劈腿....”

  沈璃镜片下的那双眸沉了沉,语气跟着一起变得认真。

  “我不会原谅,那是他作为一个男人在一段感情里该有的责任感,如果说我们十年的感情,最后换来的是另一个女人的介入,那我的这十年,和喂了狗又有什么区别。”

  “早早。”

  话题真的太沉重了,穗子甚至不晓得该说什么。

  十年!

  她和洛怀舟三年的感情分开时,都差点要了她的命,沈璃的十年,穗子不敢想象。

  “好了。”沈璃说罢,也不想再继续了,她起身将手里的杯子放到旁边靠窗的桌子上,然后回头朝穗子笑了笑,“我们去吃饭吧,好饿。”

  穗子点头说,“好。”

  两人心照不宣的将话题揭过。

  只是,穗子实在还是觉得宿舍住着不够舒服,特别是还不是单间,和人同住,即使是关系好的同事,也不会太舒服。

  “我锦江居的房子,于敬亭也不让住,要不你去住吧。”

  穗子道,“刚好离你工作的医院也不远,挺方便的。”

  “不用了。”沈璃摇了摇头,她说,“一个人住的屋子太冷清了,容易胡思乱想。”

  “那....”穗子说话间从包里掏出钥匙,递给沈璃,“你随时需要,随时去住。”

  沈璃跟穗子自然也是不必客气的,她接过去,道,“你花那么多钱买的房子,自己可都还没住几天。”

  江城本就是寸土寸金的地段,锦江居的房子,又是数一数二的贵,空置放着实在可惜。

  “所以你才要去住啊。”穗子道,说完也是忍不住撇嘴,“于敬亭这人是真难伺候,我跟了他,还不能住自己的房子了,霸道吧,拿自己当皇帝似的。”

  “难不成他知道你为什么买那套房?”

  穗子为什么一定要买锦江居,因为这里是她当年和洛怀舟在一起时,提及的,想要做婚房的地。

  买的时候是执念,所以,第一次,于敬亭来这儿,她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和他在房子里,做。

  现在呢,她只能将这里当做是一个普通的房子了。

  她和洛怀舟,早就被风吹散了。

  就算于敬亭知道,又有什么好在意的呢,一个房子而已,什么都改变不了。

  “不清楚。”穗子道,“不准住就不准住吧,反正于敬亭房子多。”

  两人说话间,到了医院食堂。

  江城首医院的食堂,是出了名的一绝,沈璃研三出来实习的时候,穗子就跟她来吃过一次,比之外面的大餐厅,分毫不输。

  两人拿了几个菜,端着餐盘找了个位置坐下,好没吃呢。

  走过来一人跟沈璃打招呼,“沈医生,好巧,刚来就碰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