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桑雉凤祁人气小说在线阅读,桑雉凤祁正版小说全文阅读

2024.03.01 | hetong | 6次围观

冬凌道:“我许愿要成仙,我要见我娘,我已经二十几年没见过我娘了……”

他喝得太多了,脸色潮红,说罢这句话便仿佛彻底醉了下去,手一松,就势倒在了树下,枕着满地的落叶,嘴里还嘟囔着:“成仙……娘……”

桑雉看着他的模样,脑中混沌一片,索性也不再想,也躺了下去,沉声道:“阴阳逆转、逆天改命,都是假的。”

人间所有人的命运都在司命手中的命薄中,人间所有波澜壮阔的人生经历,都只是他薄子上的寥寥数笔。

“万一呢?”冬凌道,“人总要有点目标啊。”

桑雉有些困了,她看着眼前侠客在月光下分明的轮廓,有些迷糊。

冬凌转过头来,与她四目相对,眼神竟比天上的月亮还要亮上半分。

“你的目标是什么?”

“目标?”桑雉顿了顿,她曾经的目标是活下去,后来是想要复仇,如今仇也报了,也好好活着,接下来又要做什么呢?

她沉默了半响,也未说出个所以然。

冬凌道:“不如你跟我一起修仙吧?如此我们便可长长久久在一起了。”

“长长久久?”桑雉不解问道,“为何要长长久久在一起?”

不知是否是她的错觉,亦或是她喝醉了,她看见冬凌微微一怔,脸上顿时红了一片,那双总是含着笑的眼睛,此刻却突然化开了一潭春水,像是风一吹,就会掀起片片涟漪。

桑雉呼吸一窒,心几乎沉入了那双眼睛里。

少年看着她,声音低哑而又温柔:“因为……”

“因为你是个修仙的好苗子!”话还未说完,一旁醉倒的玲兰突然坐了起来,她拍着桑雉的肩膀说道,“我一见你,就觉得你骨骼清奇,是个万中无一的修炼奇才!拜入我门下,保证你仙途一片通透!”

于是醉的没了神智的三人,便对着月亮,当场拜了师。

……

桑雉捂住脸,几乎不敢相信这是自己做出来的事。

可是……

桑雉凤祁人气小说在线阅读,桑雉凤祁正版小说全文阅读

她的目光顿在了窗台的那枝桃花上,蓦然想起了那日晚风习习,那秉承一脉的师徒二人真挚的眼神,唇角便又不自觉上扬了起来。

这里似乎也不错。

第30章

万年前陷入被毁,人间修仙者万年无一人飞升,在一片无望之中,仙门日渐没落。

能穿过万年沉沙非议,还能留下来的门派不过三个——青木、雪羽、鹤上,其中青木便是这三大门派中最不起眼的,五座高峰,却只有三位真人。

桑雉顺着路线走到主峰之上,才见雾气蒙蒙,满山花开,一时便怔住了。

人间不同于九重天,所有花开都有时节,这里却仿佛没有限制。

她沿着花途往前走去,终于在一棵树下看见了一个修长声影,是冬凌。

桑雉脚步微顿走了过去,冬凌听见脚步声回过头,展眉笑道:“你今日怎得醒的如此早?”

他站在繁花之下,手上还在结印,看起来十分熟练,能轻易控制,即便和她说话,也不见得一丝灵力散乱。

原来也不只是表面上的吊儿郎当啊,这控制力在人间大抵也能行走无阻了,难怪敢独自去魔界杀魔主。

桑雉微微一笑:“你在做什么?”

“这个啊。”冬凌看了看自己的手,说道,“我自创的一种术法。”

他指尖微动,调动着身体中的灵力,脚步刚埋下的种子瞬间破土而出,缓缓长出了枝叶,树枝往天边延展,顷刻间便高过了冬凌,渐渐开出了一个个花苞,在空中缓缓绽放,一朵朵娇嫩的桃花瞬间绽放开来。

桑雉抬头愣愣看着,眼中浮现点点惊诧之色。

“人间若是没有花草,真能叫人间呢?”冬凌背对着桑雉,微风吹过他的发尾,肩头落了片片桃花,犹如古书中记载的掌管世间花草的仙人。

他说:“我很讨厌我的名字,冬凌冬凌,凛冬降临,每每到了冬天,雪从天上落下来,天地间就只剩一片雪白,除了梅花一无所有,所以我将自己埋在雪中几天几夜,终于寻出一种术法,能在雪里长出桃花,能在冰河里开出荷花,是不是很厉害?”

桑雉一顿,沉声道:“你知道吗?这种术法,在人间能称之为神迹了。”

九重天上的花永不枯萎,是因为永远充斥着仙力。

可人间并未有任何仙力,没有什么能改变世间万物的自然生长,偏偏却有一个凡人能做到,梧山、云湛、九重天都错了,或许茯苓是最具资质一跃成神的,可最接近神的人却永远不可能是茯苓,或许应该是她眼前的这个人。

以凡人之躯,却能有神才能做的事。

“是吗?我不知道啊,不过为什么要在乎这些呢?我现在只是开心,也很庆幸。”

他转过头,双眸亮如晨星:“幸好我那日寻出了这种术法,所以才能在夏天为你献上一树桃花,让你的修仙途能遍地升花。”

淡雅如雾的晨光中,少年侠客两道上挑的眉毛也泛起柔柔的涟漪,他的眸中似乎永远都带着笑意,捧着一树的桃花站在你面前,微扬的唇角却远比桃花更柔情。

好似在告诉你,他看向你的时候,眼中、心中便都只有你。

桑雉猝不及防呼吸一窒,心神仿佛都颤抖了起来。

第31章

桑雉慌忙错开视线,换了个话题:“那日只是玩笑之言,何必当真。”

她神魔都做过了,九重天将她伤了个遍,自然也不崇敬九重天。

“我知道啊。”冬凌收回手,凑近她说道,“我遇见你时便知道你是散仙,我们青木山这种小门小派不肯定瞧不上,但我觉得你应当来青木山。”

桑雉疑惑道:“为什么?”

冬凌看着她说道:“初见你时总觉得你心中埋着什么东西一般,即便是笑也并没有发自心底,可我在青木山上再见你,你每次笑都是由心而发,我不知道你经历过什么,但是你应该很喜欢这里的生活吧。”

桑雉一顿,一抬头便撞进了一双如春风中的眼中,就仿佛什么都消散了。

“是啊,我很喜欢这里,可不代表我会留在这里。”

魔主救了她,她便会回到魔界去做她该做的事情,仙魔不两立,人魔也不两立,他们终归不是一路人,既然能预见结局,那么……

“那么为什么不趁着还能享受去享受呢?”

桑雉心头一怔,随即便见冬凌折了枝桃花送到她面前,“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的愁自然也要留到明日,何必影响了今日的心情呢?”

他看着桑雉迷茫的神情,笑着敲了敲她的额头:“老是这样忧愁,会变丑的。”

他用了些力道,桑雉吃痛的捂住额头:“为什么会变丑?”

“因为……”冬凌神情凝重的凑近,在桑雉认真的神色中,突然玩味地笑了起来。

“因为愁通丑啊,你每日愁来愁去的可不就变丑了吗?”

“你敢耍我?”

桑雉怔了片刻,终于反应过来,也不由笑了起来,便也要去敲他的头。

冬凌笑嘻嘻地握住她的手腕:“别闹了,该干正事了,我们青木山入门有个规矩,要去山下斩杀一头妖兽。”

桑雉收回手:“什么级别的妖兽?”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冬凌说道,“有我这个大师兄陪着你,什么级别的妖兽都不在话下。”

大师兄……

桑雉微怔,脑中渐渐浮现出另一个清冷到游离三界之外的身影。

那人也曾是她的大师兄,可……

她眸光一转,看向自信张扬的冬凌,不由勾了勾唇角。

这个大师兄似乎,更好。

……

九重天,观星台。

司命脸色阴沉:“天象显示,有缘者此刻在凡间,恐有危险。”

“凡间?”凤祁道,“凡人?”

司命摇摇头:“不知。”

凤祁看着漫天星宿,沉默了片刻:“我要去凡间。”

“不可。”司命道,“天君尚在佛界,太子殿下若去凡间,九重天恐怕就乱了。”

凤祁烦躁地皱着眉:“还能如何?人神之间的路都毁了,能下凡的不过我与父君,难道让天君去吗?”

他深吸一口气,看

相关Tags:夏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