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凤祁桑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凤祁桑雉)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凤祁桑雉)凤祁桑雉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凤祁桑雉)

2024.03.01 | peiqi | 8次围观

雉疑惑看着那侠客拍了拍衣服,三两下跳到她面前。

“太好了,早就听闻此处有散仙,果然不假。”

他行礼道:“小子名为冬凌,清木山余林峰峰主玲兰真人座下大弟子,来魔界有要事,不知可否请散仙相助。”

冬凌……竟与后山之上的冰凌花同名。

桑雉看着侠客:“你想要做什么?”

冬凌抬头,眸中流光溢彩:“我来杀魔主。”

第16章

心口处压制下去的魔气又渐渐涌了上来,桑雉指尖微动,眸光淡漠:“杀魔主?”

那名唤冬凌的侠客丝毫不查:“这当是修道之人都想做的事罢。”

“哦?是吗?我帮你的话,你用什么来换呢?”

她看着凡人最脆弱的脖颈,一阵阵杀意不断涌上心头,眸光一闪,便要抬手,却见一只桃花遮住了她的眼,手中动作顿时停住了。

那不知死活的凡人不知从何处拿出一只桃花,笑得明媚如风:“一支桃花够不够?”

桑雉一愣,又听他说:“古语有云,‘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我将江南最美的桃花送给你,可否?”

侠客如同献上世间最珍贵的宝藏,眉宇间皆是神采飞扬。

肆意、洒脱、不拘于世……

皆是桑雉五百年来,从未见过的模样,曾几何时,她也无数次想活成这幅模样,可惜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

她心头一窒,看着那张笑脸,怎么也下不去手了。

“我不会帮你,你也快些走吧。”桑雉收回手转身,并不想与这人有过多纠缠。

冬凌稍有遗憾得叹了口气,将桃花收入怀中好好保存:“好吧,就此别过了,若我成功,有缘再见,必要请你喝酒。”

太聒噪了。

凤祁桑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凤祁桑雉)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凤祁桑雉)凤祁桑雉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凤祁桑雉)

桑雉皱了皱眉,正欲赶人,却只觉得脚下一震,山体开始剧烈晃动起来。

她看向脚下,便见不知何时裂开了一道万丈沟壑,里面似有无限无形的手将她托着往下,调动内息却怎么也凝聚不起来。

耳边君影嘶鸣,迅速往这边飞来。

一道白光却更快将她抱入怀中,往一边掠去。

“没事吧。”

桑雉抬眸,就见冬凌敛去了眉间所有玩笑之色,看着君影说道,“没想到此处还有此等魔兽,这下完了,我打不过它。”

“我知道。”桑雉道,“所以你放我下来。”

冬凌拍了拍她的肩:“这玩意得上万年了,你估计也打不过,放心,我不会丢下同伴的。”

他看了眼空中不敢妄动的君影,又看了看地下的裂缝,笑道:“看来,要和你赌一把了。”

桑雉心中警铃大作:“不,不用赌,它是——”

话还未说完,就被带着一同跳入了深渊,之后的话全部淹没在了风声之中。

君影嘶吼一声,急速往这边冲来,那万丈深壑却顷刻间全部合上,将它关在了山外。

一时之间,就仿佛什么也未曾发生过一般,万古崖还是万古崖,没有丝毫改变。

九重天宫。

司命控制着罗盘,擦了擦额角的汗:“已将魔女拉下了万丈渊。”

刚才动用上古神器,开天辟地,追寻到桑雉的位置,在万古崖上撕开万丈渊的入口。

几乎将他的所有神力耗尽。

天君满意道:“做的很好,那魔女之后的命数可能算到?”

落入深渊之人,所有仙气魔气皆不能用,犹如凡人,若非重新启用神器,则永世不得出,若是死在里面便是最好。

司命闭眼预知,半响才道:“桑雉超出三界之外,算不到命格,不过……”

他转头看向混沌之地,面色沉重:“魔主正在往混沌赶去。”

“若是让他解开帝噬封印,三界将永无宁日。”

第17章

万丈渊。

“疼疼疼……”冬凌坐在地上,疼的冷汗直流。

桑雉冷哼一声,将最后一块纱布缠好。

“你若是不动我,我便不会掉下来,你也不必受罪了。”

冬凌道:“比起看你被魔兽撕碎,我只是受了点伤罢了,算不得什么。”

桑雉抿唇,心中翻涌着无数滋味。

一个凡人,不过修了十几年道,便能舍身救她,纵观九重天上,皆是神明,却如此虚伪腐败,还不如一个凡人来得通透,来得纯粹。

桑雉转过身,不再言语,只是再次凝聚体内魔气,还未凝结便顷刻间消散了。

这里凝聚不了灵气,也凝聚不了魔气,十分像她曾在仙籍中见到的神器。

一万年前,有一巨兽闯入九重天,当时的天君便命司命以此神器镇压,化名万丈渊。

桑雉冷哼一声,为了她竟祭出神器,真是高看她啊。

可惜那仙籍中并未记在那巨兽最后如何了,否则也能寻得出路。

万丈渊中并未有光线,只有一处寒潭,散发着点点幽光尚能视物。

桑雉缓缓踱步,仔细查看每一处,终是在角落见到了一处方碑,上面所记,她看不明白。

“是妖族纹样。”身后冬凌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笑道,“我曾去妖族待过一段时间,认识一些。”

两人相隔得极尽,桑雉几乎能闻见血腥味之下的淡淡桃花香。

侠客挑眉一笑,她心头一顿,有些慌乱地往旁边退了半步。

冬凌无知无觉的走过去,看着碑文道:“天河五年,吾被封于此……”

天河五年,便是一万年前,是那巨兽所刻。

桑雉压下心底情绪,又听冬凌说道:“吾于此处一千年,悟得混沌之道,冲破万丈渊。”

“有缘者,吾为你留了求生之道,就在寒潭之中,若有胆量,不妨一试。”

“落名,帝噬。”

帝噬?桑雉皱了皱眉,只觉这名字有些耳熟,还未深想,便见那碑文竟化为了一道金光,尽数钻入了她的指尖!

桑雉一惊,连忙去看,却不见了踪影。

“帝噬又是谁?”冬凌似乎全然看不见,不解得看向桑雉。

桑雉静默了片刻,看着寒潭,喃喃道:“有缘者、求生之道……”

那碑文,难道便是在说她是有缘者?

她眸光微闪,思考着是否要下水。

一旁的冬凌却起身径直跳了下去,桑雉一惊:“你不怕有诈?”

“怕什么?”冬凌叹了一声,笑道,“还有别的办法吗?”

桑雉顿了顿:“没有。”

冬凌将剑悬于腰间,朝她伸出手,唇角扬着:“那便赌一把。”

桑雉看着他含笑的眼睛,心中的不安与疑虑竟也渐渐平息了下来。

她伸出手,触碰到了那人滚烫的指尖,只觉得心头一窒,随即那掌心一用力,被带着她一同沉入了冰冷的潭水。

……

混沌之地。

一片荒芜的漠地之中,九处石柱上泛着金色的条纹,柱柱相连,形成一圈屏障,中间封印封印着万古巨兽——帝噬。

风吹沙卷,呜鸣的风声中,轻而稳的脚步声渐近。

帝噬睁开双眼,看着眼前的人,笑了,粗粒沙哑的声音响起:“诛仙剑,不在了。”

它笑道:“现在你该如何阻止我。”

云湛冷冷看着他,不曾言语,突然眸光一顿,伸手迅速捏了一片符咒,往身后掷去,半空之中,瞬间燃起一层熊熊烈焰。

“又是你。”

烈焰中人影闪动,魔主挥了挥手,驱散了身边的火焰。

他轻蔑笑道:“先伤我血脉,又拦我见好友,现在,你想好怎么死了吗?”

第18章

寒潭之下一片空无,入眼皆是茫茫水底,似乎永无尽头。

桑雉探出水面,深吸了一口气,再看水面,依旧没有出路,不由问道:“我们游了多久?”

冬凌亦探出水面,说道:“有一天了罢。”

桑雉紧紧皱着眉,若是平时再久她亦有耐心,只是身上还肩负着自己与父亲的血仇,怎么也不可以,被困在这里。

或许是魔种影响,她想着便不免焦躁起来,冬凌见她皱着眉,笑着将剑取下,一手拿在手上,一手递给桑雉:“没力气了便拿着剑,我带着你往前游。”

桑雉心中一跳,抿唇偏过头:“不用,你一凡人,不会累吗?”

“累啊,不过有美人相伴,倒也浪漫。”冬凌笑着,“而且此水平缓,水下亦无巨物,倒也不可怕。”

桑雉皱眉,刚想说他轻浮,随即便觉水中一阵震动。

一低头,便见水下一只巨兽张开大嘴往上方吸来,水上不断出现水旋。

冬凌瞪大眼睛:“不是吧!我难道是盘古转世,有言灵护体?”

桑雉亦是一惊,却见身后不知何处生起一道水柱只往天边。

“往水柱游!”

两人立即转身,迅速往身后游去。

差一点……还差一点……

身后的巨兽却比她更快,桑雉一回头,便见已然身在巨兽嘴中,还未来得及动作,便觉一只滚烫手掌握住她的手腕。

耳边响起低哑无奈的声音:“我师尊后院埋的酒,看来不能一起喝了。”

她一顿,随后就觉身体被用力一甩,整个人都腾空了起来,往水柱飞去。

她怔怔回头,就见那不知死活的凡人侠客脸上挂着笑,手中甩出的动作还未来得及收回,便被巨兽一口吞入腹中,带着潜入了深渊。

水面平静地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唯留一枝桃花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