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桑雉凤祁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桑雉凤祁阅读无弹窗)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桑雉凤祁)

2024.03.01 | lisa | 7次围观

桑雉沉默着,不置可否,片刻后,低声问道:“后院在哪里?”

冬凌曾说要请她喝她师尊后院埋的酒,如今她来了,那侠客,去不见了。

今夜月明,树影婆娑。

桑雉乘着月色缓缓行至后院之中,微微一抬手,地下埋着的酒便自动破土而出,飞入了她的手中。

她打开酒坛,靠在树下,看着迷蒙的月色浅酌了一口,便觉入口辛辣。

实在难以想象,为何凡人会醉心于这种饮品。

晚风吹人醉,桑雉抿了抿唇,举起酒坛还欲再喝,一只手却将酒坛先一步夺了去。

桑雉皱眉看去,只见一翩翩少年郎乘着月色坐在树上,眼角微扬恰似桃花瓣瓣,在她如鼓的心跳中,那人轻笑道。

“如此珍贵的酒,可不是这么喝的。”

第26章

九重天。

茯苓站在太子宫前,定了定神还是推门走了进去,甜甜笑道:“太子哥哥……”

天君被送往佛界,所有事务都推于太子之身。

一边是人间魔兽作祟,一边是九重天上有何动作。

凤祁在案前几乎忙得不分日夜,心烦意乱,偏偏还有人来打扰,更是烦躁至极,眼神冷如冰刃:“你来做什么?”

茯苓抿唇,声音又柔又哑:“我只是,看太子哥哥太累了,所以……”

“看我?”凤祁冷笑一声,“恐怕是梧山仙尊将你逐出师门,所以你便来找我帮你?”

他看向茯苓,眼中尽是嘲弄之意:“我下凡历劫期间,你用仙门至宝篡改我的记忆,令我和桑雉反目,若不是她解开咒印,恐怕我还在被你蒙骗,你为何会认为,我还会帮你?”

茯苓脸色骤然一白:“我是篡改了你的记忆,可上九重天后,我一直都在拒绝你,是你自己……”

“是因为你遇见了云湛。”凤祁指正道,随即又像是回忆起了什么一般,眼中燃着滔天的怒意,将手中卷轴猛然一掷,“云湛便如此好?!”

桑雉凤祁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桑雉凤祁阅读无弹窗)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桑雉凤祁)

茯苓被他的骤然变脸吓了一跳,再不敢多说一句话。

凤祁胸口剧烈起伏着,冷静了半响,才又冷冷看向她:“你是很重要,我不会杀你,但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梧山,松山,哪里要你你就滚去哪里,再敢在我面前乱晃,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茯苓何时见过凤祁这种样子,当即便被吓的脸色惨白,秉着呼吸闯了出去。

茯苓走后,凤祁胸口的气焰仿佛瞬间消散了一般,骤然失力垂下了头。

即便一切误会都解开了,还是无法改变曾经伤害过桑雉的结局。

至于桑雉,那日过后又去了哪里?

他叹了口气,门外进来了一位仙人:“太子殿下,瑶池那方查清了。”

凤祁压下眼中疲惫:“说。”

“司命大人查到,万丈渊下有一处寒泉,寒泉中的吞天兽乃盘古坐骑,拥有通天之能,瑶池之水便是借吞天兽之能,自万丈渊寒潭之中引来。”

“七千年前,帝噬从万丈渊逃脱,便是借得此法,之后再度被封印,也始终困不住他。”

“五千年寻得一法,能彻底灭了帝噬。”

凤祁道:“什么法?”

“九重天君之心、无情道中无情剑、以及与帝噬有缘者之血肉献祭。”

凤祁沉吟片刻,指尖轻点桌面:“有缘者……”

……

人间,青木山。

桑雉看着月光下的人影,眨了眨眼,几乎以为自己醉了:“你……”

冬凌自树上一跃而下,衣摆处的鲜红晃花了人眼,他笑道“我要是再晚点回来,酒就被你糟蹋了。”

桑雉茫然地戳了戳他的脸,冬凌疑惑道:“怎么了?”

桑雉怔怔地感受着他的脸,温热的,柔软的,顺着她的指尖软软陷了下去。

是活的。

她顿时又惊又喜,不可置信地笑道:“你还活着?!你怎么回来的!”

冬凌咧嘴一笑,扯下她的手,抱着酒坛往树边一躺,说道。

“本来我也以为我要死了,可我遇见了一个仙人。”

第27章

“仙人?”桑雉疑惑道。

“是啊。”冬凌喝了一口酒,眼中闪着熠熠光彩,“那日我用瞬移术从巨兽嘴中逃脱了,后来在寒潭中遇见了一个仙人,他带着我从那水柱离开,一跃竟去了九重天,我当真见到了话本中的瑶池,可惜还未多看两眼,便又被他丢了下去。”

他叹了口气,颇为遗憾:“早知我便该让他摸一摸我的头……”

桑雉不解:“为何?仙人摸头并不会长高。”

冬凌嘻嘻一笑:“古语云,‘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说不定被仙人这一摸头,我就成仙了呢?”

桑雉失笑道:“凡人成仙哪有这么容易?你需得经历劫难,感化世人,再修得正果,历经雷劫,方能踏上仙途……”

话及此,便又止住了。

仙途早已被毁,还哪来的仙途。

冬凌问道:“为何不说了。”

桑雉方才回神,顿了顿说道:“为何执意要成仙?做凡人不好吗?九重天或许并没想象中美好。”

冬凌一愣,脸上的笑意罕见的收了起来,望着天上的月亮出神:“传说仙人能做世间所有不能做之事,起死回生、阴阳逆转……”

“你怕死?”桑雉问道。

冬凌回神,又笑了起来,只是这笑里多了些苍凉之意:“我不怕,我只是想如果我成了仙,是否能让母亲重新活过来,再唤我一声呢……”

他脸上带笑,口气却凉了下来,眼神也变得有几分萧瑟。

桑雉心脏骤然抽痛了一瞬,再说不出一句话。

失去亲人的痛苦,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月影婆娑,晚风凄凉,一时之间竟是无言。

半响,冬凌将酒坛一扔,起身挽起袖子又开始挖其他酒坛:“何必说这些沉重的,今日高兴,你难得来我青木山,我今日便将我的全部积蓄都拿出来招待你,势必要不醉不归。”

他举起酒坛,挑眉笑着。

桑雉亦被他的情绪所感染,心头的那点闷痛也消逝在了风中,刚想开口,就听得一阵重物破风的声音传来。

随后,“啪——”的一声,冬凌手中的酒坛瞬间碎了一地,酒水顺着他的手流入了草地之中,顷刻间便消散了。

“冬凌!你还知道回来——”

黑夜中,一声怒吼震破天际。

冬凌怔怔地拿着手中的碎片,看着对面怒气冲天的玲兰真人,讪笑道:“冷静,师尊你冷静,你可就我这么一个大弟子,死了就没了。”

他缓缓后退着,却见那方玲兰阴沉着脸,拔出剑刃,立即瞪大了眼睛转身就跑。

边跑边喊道:“师尊,饶命!饶命啊——”

桑雉看着师徒二人在月下追赶的身影,不由笑出了声,萦绕在心中的烦闷似乎也消散在了青木山闲适的晚风之中。

这就是凡人的生活吗?没有九重天的冷意,也没有魔界的杀气。

就这样平平淡淡,能看天外云卷云舒,能观院中花开花落。

桑雉躺在桃花树下,感受着人间凉凉月色,缓缓闭上了眼睛。

却在闭眼那一刻,眼前所有感受瞬间消散了,仿佛被拉入一场无尽梦魇,周围血色漫天。

一双古铜色的眼睛在黑暗中紧紧盯着她。

“你便是我的……有缘者。”

第28章

混沌之地。

狂风的浓雾围绕在蛮荒之地,苍凉的风席卷了满地黄沙,荒芜而凄凉。

十二金文石柱的封印之中,帝噬缓缓睁开眼睛。

“我的好友,你怎得打不开这道封印?”

狂沙之上一魔主孤身独立,他看了眼手臂上被割开的衣袍,上面还泛着浅浅金光,冷哼道:“本座沉睡千年,不曾想九重天竟出了这么个奇才,倒是给了本座一个措手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