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凤祁桑雉(凤祁桑雉)全文免费阅读-凤祁桑雉最新章节小说阅读-笔趣阁

2024.03.01 | hetong | 13次围观

他抬起头,像是被气急了一般,又像是被背叛了一般,眼眶红了一圈:“耍我很好玩吗?一个魔,获取我的信任,入我师门,让我像个傻子一般,追着你到处跑,很好玩吗?”

桑雉心脏骤然抽痛:“我不是,我不知道……”

“不知道魔屠了我满门?”冬凌颤声道,“看我保护你的样子,你是不是在背地里笑我愚蠢?我将身世讲于你听,你是否又在偷笑我?是不是那场屠杀中,也有你……”

他喉中哽了一瞬,再说不下去。

桑雉心脏紧缩地几乎喘不过气,还想说什么了,却见他紧握长剑,冷冷地看了她一眼,随即消失在了原地。

那一眼,冷得她唇齿相颤,她想去追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魔族屠了冬凌满门,她魔族的身份也是真的,那还有什么可说的?

桑雉愣愣地站在原地,只觉心口像是被抽走了什么一般,再难愈合,只剩下空落落地一片冷。

君影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低声道:“我错了……”

桑雉摇摇头,说不出一句话。

即便君影今日不道破,冬凌总有一天也会知道的,这场误会,从一开始就酿成了。

他们注定,不是一路人,迟早是要分开的,只是为何却又如此不舍……

桑雉闭了闭眼睛,一旁全程一眼不发的云湛却突然开了口。

“魔族从未屠杀过凡人。”

第39章

桑雉一怔,猛然看向云湛:“什么?”

“几千年前帝噬冲破封印,在人间为患,后来再度被封印在混沌之地,遗留的魔气幻化为魔军,不断侵蚀凡间灵力,以血肉怨气为食,增长自身,以待突破。”

云湛看着她:“凡人于魔族并无任何益处,我以为你早该想到。”

桑雉只觉脑海中那根怎么也接不上的弦一瞬间似乎就连接起来了。

她胸口一震,匆忙说道:“多谢。”

随即便要去追冬凌,刚想盾光,却又被一阵清风所拦。

凤祁桑雉(凤祁桑雉)全文免费阅读-凤祁桑雉最新章节小说阅读-笔趣阁

“别去。”云湛的声音又轻又淡。

桑雉不解:“为什么?”

云湛道:“帝噬即将冲破封印,你若此刻说清,他必然会在你身边,届时帝噬来找你,凡人于他不过也只是弹指即灭罢了。”

桑雉一顿,身上的禁锢渐渐消散,她却只是看着远处青绿的山间,再没了去追的心思。

云湛说得对,冬凌若知道真相,按照他的性格,即便不留在她身边,也会去找帝噬复仇,可偏偏这两种都是她不想看见的结果。

倒不如先瞒着他,等到消灭帝噬后,再做打算。

她深深吸了一口冷气,垂眸道:“是我考虑不周。”

云湛看了她一眼,沉默了片刻,说道:“关心则乱,你以前从不如此鲁莽。”

这话全然不似平日冷淡,倒多了些其他的意味。

桑雉顿了顿,没体会过来,一转头却见他依旧是那副云淡风轻,什么也进不了心的模样,便也没放在心上。

司命观天上星象所推断,帝噬封印冲破不过十几日。

期间天君的伤势渐愈,回了九重天。

桑雉自是不解:“若只要天君之心,天君死了,再让凤祁做天君不就好了?”

云湛道:“天君之心,是盘古开天时所落下的流光石,历任天君即位,需去天池接纳流光石,九九八十一天,没有时间了。”

九九八十一天……

桑雉抬头看向天上乌朦的月色,心中有些迷茫。

“天君心、有缘者、可无情道却毁了。”

云湛顿了顿:“去除无情道,却还有办法炼制诛仙剑。”

桑雉有些疑惑,却也不曾问,只是躺在山坡之上,看着漫天繁星,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想说。

其实今夜晚风正好,月光也很亮。

和第一次被云湛带下山时,一模一样。

只是那时她满心满眼都是云湛,无心欣赏着这凉凉月色,她那时笑着问他:“大师兄,等我长大了之后,你会不会就对我严厉,然后不喜欢我了啊?”

她还记得云湛当时的回答,他抚着她的头发,说道:“不会,我会一直保护你。”

可惜,物是人非。

桑雉看了看一旁的云湛,只见他正望着银月出神,不知在想些什么。

“回去吧。”她起身拍了拍身上沾染的碎草叶,往前走了两步却不见有人跟上。

于是回头看去,便见一个云湛正静静地看着她。

她说不清那是什么样的眼神,只能感受到清冷的月光落在他的眼底,仿佛也蒙上了浅浅的柔情。

他说:“你曾说不能将所有事都埋在心底。”

桑雉不解,他又说道:“我从未想过要杀你。”

“那日诛阵前,我早已为你想到了所有退路,你却不愿意留下来。”

第40章

接下来的几刻钟,桑雉从云湛的口中听见了另一个她全然不知的故事。

她听见云湛说,他从出生之日便被选中修无情道。

几百年来不能动心、不能动情、不能动怒、也不能动喜。

梧山清净,天君便将他送去梧山,却不曾想会遇见她。

他原本只想将她看做师妹,可情感之事向来不由人定,司命勘破他的情劫,由是命他闭关清修,再出来,便是无情道小成,断情绝爱,从此天地共存。

可偏偏乱事频发,他看见魔种之时,便已然想好了退路。

他以自己的神魂为炉鼎,炼制了锁魂灯,只要诛仙剑劈下,从此桑雉生死魂灭,却能被收入灯中,放于人间,从此无拘无束。

若有仙缘,说不定能修成散仙,从此人间也好,天界也好,都不会成为束缚她的枷锁。

可世事难料……

桑雉闭上了眼睛,心中翻涌着复杂心绪,却又不知该作何感想。

一切真相仿佛都与她设想相斥,她不知该如何面对云湛,所幸云湛第二日便闭关练剑,倒也少了些尴尬。

至于云湛为何要突然提及此事,君影给出了答案。

“三天前,他曾下了山。”君影一向厌恶九重天之人,语气也自是不屑。

他怕着九重天的人会来魔界做什么,日日夜夜盯着,必然知道一些内情。

桑雉看着云湛练剑洞口紧闭的大门,不解:“他下凡去做什么?”

君影重重喷着鼻息说道:“我只见他去了青木山,不过一个时辰,青木山上便多了层结界。”

青木上……结界……

桑雉目光一顿:“他去找了冬凌。”

可又觉得奇怪,云湛为何要单独去找冬凌?结界必然是因为说出了真相,怕冬凌乱跑。

可是,不是已经说好一切结束后,再谈这些吗?

桑雉还未想通,却突觉脚下猛然震动,地动山裂,瞬间灰尘漫天。

林间山鸟嘶鸣,而震源便是在混沌之地!

帝噬竟提前破开了封印!

君影顿时皱紧了眉头,猛地矮下了身躯:“公主,我带您回魔宫。”

桑雉却直直的顿在原地,眼中的光芒骤然暗了下去,无神的望着前方,仿佛失去了所有神识,事实上,确实失去了所有神识。

她只觉眼前层层幻影,恍惚穿过幻境,竟见到了从未见过混沌之地,混沌中心巨兽睁开双眼,猛然嘶吼了一声,周围十二道金色石柱顿时出现条条裂纹,守阵的仙人掐诀做法,却见那巨兽眼神中闪过红光。

霎时间,一道无形气流自他往外震去,便只能听见一阵哀嚎声响起,所有仙人顿时被震飞于地,金色阵法只听得清澈响声响起,阵法顿时碎成了点点镜片!

帝噬的封印彻底破除,随即直直地看向了她!

“啊——”桑雉只觉脑中猛然刺痛,她骤然捂住眼睛不敢再看。

君影急道:“公主!”

桑雉摇摇头,飞上君影的背,挥手示意他急速离去。

云湛在这里练剑,她不知道诛仙剑现在到了什么地步,不能让帝噬找到这里来。

君影会意,展翅便往天际飞去,却在起飞的一瞬又被一道重力重重压了下来,狠狠摔在了地上。

“君影!”桑雉猛然皱紧了眉,一抬头就见一黑衣男子竟凭空出现,站在了她的面前。

桑雉一惊,随即就见那男子玩味的勾唇:“有缘人,我找到你了。”

第41章

万古森。

帝噬身着玄衣,金丝密绣的长靴停在桑雉面前:“你可真让我好找。”

他的声音又阴又冷,桑雉只觉头皮一阵发麻,不动声色地将君影护在了身后,心中不断与云湛传音。

她不回答,帝噬倒也不恼,只是缓缓踱步,苍白的指尖轻摇着扇面,抬头像是欣赏着万古森的风景,惬意道:“我已经几千年没有见过这样的景色了,你知道吗?混沌之地处处黄沙,我早就厌烦了。”

他就像是多年不见的朋友一般,看着桑雉说道:“若不是感受到了你的存在,我恐怕还在沉睡。”

明明是最正常不过的话,桑雉却只觉一寸寸的凉意从心底升起,不自觉的便觉得危险,想要远离。

察觉到她的意图,帝噬收起了折扇,不解道:“你在怕我?为什么?这世上只有你我相似,我们是一样的,你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