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祝云婳谢秉添(祝云婳谢秉添)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祝云婳谢秉添小说(祝云婳谢秉添)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祝云婳谢秉添)

2024.03.01 | zhang | 10次围观

么好了不振作如何呢,你还皇帝保镖呢,旷不了工,不然痛痛快快买一场醉也未尝不可。

  谢秉添一下把帕子盖在了脸上,瓮声道,“你出去候着吧。”

  祝云婳行了一礼离开,谢秉添捂着帕子捂了一会儿,再揭下帕子,眼角有些泛红。

  谢秉添起身,唤了声进来。

  祝云婳转身进去,瞬间耳根通红,美男出浴,对不住对不住,人伤心着她这是想什么。

  虽然也赤诚相待过,可那也是晚上,哪里有白天这般的视觉冲击。

  祝云婳耐着性子服侍着谢秉添穿好了衣服,待头发擦半干后,祝云婳帮着束了发,得了两句在家安心待着的叮嘱,又匆匆离去了。

  祝云婳看着谢秉添的背影,很想说,兄弟,这样头发没干就出去,不怕中风吗?

  唉,怕是朝堂上有的闹了,有子的太子和无子的太子那可是天差地别,这皇家宗室凋零,虽说太子如今年轻还能在造娃。

  可祝云婳也看过胤朝史书,上任皇帝爱磕丹,以赏赐丹药来表示恩宠,所以是龙子们吃,龙孙们吃,嫔妃们吃大臣们吃。

  现任皇帝和太子作为先帝宠爱的儿子和孙子之一,可是跟着磕了不少。

  就皇帝无来由的频频夭折的孩子,就保住了太子一个,被抱养到了皇后膝下做嫡子养大。

  而且这个太子,还是祈安帝和亲表妹造出来的,近亲结婚,本就害处多。

  祝云婳觉得太子造孩子,很难。

  而且好好的一个皇孙就没了,要知道皇孙十岁了啊。

  祝云婳最先想到的是阴谋论,难道谁和太子有仇?还是和皇帝有仇?

  行宫里祈安帝自然也想到了什么,也叫了人去查,短短几日,祈安帝鬓角都白了,像是老了十几岁。

  白发人送黑发人,确是人间一大悲事。

  太子这个人人称颂的贤太子,受不了打击在东宫也是一病不起,竟是带起了心疾,谢秉添这个堂弟兼朋友在这几日就在东宫宽慰照顾着。

  虽说有太子妃,但太子妃也不过是强撑着操持着皇孙的丧事。

祝云婳谢秉添(祝云婳谢秉添)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祝云婳谢秉添小说(祝云婳谢秉添)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祝云婳谢秉添)

  太子妾室也不敢这时候冒头,都缩着。

  所以安慰太子这事就落到了谢秉添头上。

  这事一查查了十多天,有道是雁过留痕,先是查到了一个才人身上,可用脚趾头想,一个才人怎么敢动皇孙。

  让祈安帝想不到的是,最终查到了皇后头上。

  晋安宫内,帝后一个站一个跪,内侍们也都头抵在地上跪趴着,生怕惹怒皇帝被拉出去砍了头,殿内气氛无比压抑。

  “皇后,朕,最后问你一次,可是你做的。”

  “官家不是都查明白了么,臣妾无话可说,任凭官家处置。”皇后脸上一脸平静,似是在说一件无比平常的事儿。

  “你…你你怎么敢,那是你孙子。”祈安帝手指颤抖着指着皇后,

  “我孙子,哈哈,那是张淑妃的孙子,与臣妾有什么关系。”皇后笑的有些嘲讽。

  “你是皇后。”祈安帝深吸了口气无力道。

  “是啊,我是皇后,可官家莫不是忘了,我也曾是个母亲,凭什么张淑妃害死了我的孩子,我还要养她的儿子,养她的孙子,凭什么。”皇后心有不甘,一句句质问道。

  祈安帝跌坐到了御座上,胸脯强烈起伏着,良久声音沙哑道,“你都知道了,我已经处死淑妃了,与孩子无辜。”

  “官家这话说的,淑妃害死我的孩子时,可想过我的承儿无辜。”皇后冷笑道。

  皇后也曾有个可爱的儿子,也会叫阿娘,满院子跑了,读书也很聪慧,后来却夭折了。

  “你…还做了什么,太子那里…”皇帝手紧紧握着扶手问道,皇帝觉得皇后做到这样,也不会放过太子。

  “臣妾没对太子做什么,官家怕是不知道,太子他有心疾,估计也没几年寿数了。”皇后平静的放了最后一颗炸弹。

  祈安帝压下喉头的腥咸,做了几个深呼吸后,摆了摆手,“你先回去吧。”

  皇后起身离开后,皇帝一口血吐了出来,陈常侍一惊,刚想叫御医被祈安帝一把拉住了。

  祈安帝扫了眼殿内跪趴着的小黄门们,叹了口气,“拉出去吧。”

  殿内当场有小黄门失了禁,陈常侍叹了口气,叫人将殿内几个小黄门拉了出去。

  一座阴暗的宫室内,陈常侍看着倒下的几个毫无生机的小黄门,心道下辈子投个好胎吧,不要来伺候皇家了。

  祈安帝很想叫常给太子诊平安脉的太医来问问太子的身子,可内心还是不敢,祈安帝不想听到也不敢听到不好的声音。

  从御案暗格里取了颗药丸,祈安帝吃下后平复了几分。

  天家无小事,再如何皇帝都要以天下为重。

  皇帝内心已经在盘算宗室里能继承皇位的人选了,想来想去,皇帝脑子里只有一个身影。

  虽说他能给太子过继一个孩子,可若太子身子真如皇后那般所说,到时候帝幼,难免生乱。

  那头皇后回了凤仪宫后,看着宫内站着的两排宫人,深深福了一礼,随后说道,“是我对不住你们,若有下辈子,我再补偿你们。”

  “奴婢愿为娘娘效死。”两排宫人齐齐下跪。

  皇后进了殿内,从枕头底下拿出一件五六岁孩童多穿的小衣,而后被眼泪一点点打湿。

  良久,皇后看着身边的宫女,“都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坐会儿。”

  几个宫女强忍着泪水出了殿外。

  殿内,皇后走到了妆奁前,看着铜镜中斑白的鬓角,心里有一种大仇得报的快感,也有无处填补的空感。

  抽出梳妆盒最底层的暗格,里面放着两颗丸药,皇后如吃糖一般咀嚼着,好想要尝尝生命最后一刻的味道。

  咽下最后一口药,皇后趴在桌上再没了声息,皇后没想到的是,自己最后一刻想的竟不是他那早夭的孩子,而是洞房内一脸温柔的官家。

  她祖父官至宰相,爱钻营,祖父更信当时的璞王能上位,而她,不过是个被推出来捡漏的母亲早亡的不受宠的女儿。

  她记得大婚时她很害怕,他问她在害怕什么。

  她说怕做不好一个妻子,做不好一个王妃。

  但他说他也是第一次做大王第一次做丈夫,他们相互扶持,总能学好。

  直到后来他做了皇帝,她也成了皇后,宫里的人越来越多,虽然她迟迟没有怀孕,可他还是给足了她尊重。

  可他的儿子被仇人害死,仇人还以妃位葬了皇陵,这是叫她生前养着仇人的儿子剜心,死后还要与仇人相见?

  既然如此,那她就不去皇陵了……

  皇后宫里的人都服毒自杀了,皇后的死是御膳房送饭的发现的,御膳房只是见凤仪宫迟迟不去领膳食,派了人过来瞧,吓得那小黄门丢了几个魂。

  晋安宫内,祈安帝刚听完太医汇报身子确实有问题,又听到皇后崩逝,只愣愣的坐在御案前呆了足足两刻钟。

  祈安帝行至窗口,不知想了什么,最终开口道,“皇后失德,降为妃位,就葬于行宫陵寝吧,十日后下葬,百官不必服丧,朕半月后启程回京。”

  陈海心酸,应了一声出去传旨,这个地方,官家怕是再也不会来了,也怕是来不了了。

  陈海理解当时官家做的决定,只有把太子养在皇后那里,太子才会有生机,可未尝不是对皇后的折辱。

  本以为皇后这么些年对太子也算尽心,放下过去的恩怨了,没想到来了个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这下好了,玩脱了吧。

  谁能想到了,一向贤淑的皇后,什么也不顾了。

第10章 谢秉添跪了

  对于宫里发生的事祝云婳不知,只知道皇后没了,还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