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顾云殊沈凌尘(顾云殊沈凌尘)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顾云殊沈凌尘全文免费阅读(顾云殊沈凌尘)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顾云殊沈凌尘)

2024.03.01 | ling | 13次围观

顾云殊也学着他一样,摸着下巴点了点头:“希望他不要整出点什么事情来才好。”

刘伯“咔”剪下来一个多出来的分枝:“现在将军府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半月后顾姑娘你的及笄礼了。”

顾云殊不禁愣了愣:“这么快吗?”

这么快就要到她的及笄礼了?

她莫名的有些抗拒这一天的到来,因为沈凌尘就是从这一天过后,开始逐渐和自己保持距离的。

第27章

顾云殊神色犹豫:“刘伯,能不能不办及笄礼啊?”

悠闲修剪花枝的刘伯“腾”地转过头来,一脸的不赞同:“那怎么能行,有哪家姑娘及笄是不办及笄礼的?即便是那最清贫的家里,在女儿及笄的那一天也会为她操办。”

“不管是否隆重,总归是要有这个仪式,好显示对女儿的看重。”

他伸手递了朵花给顾云殊:“你是我们将军府的姑娘,及笄这么重要的日子,定然是要体体面面地操办的,你放心,刘伯定然亲自监督。”

顾云殊伸手接过刘伯给的花,放在鼻子下闻了闻,芳香四溢。

老人家对于这件事情这么热忱,她也不好扫了他的兴。

于是也没再多说些什么,转而笑道:“那就先谢谢刘伯了!”

顾云殊笑起来显得可爱又乖巧,刘伯看她就跟看自己亲生孙女似的:“你这孩子,跟刘伯客气什么,这本来就是理应为你做的事,有什么好谢的。”

望着这样一位真心疼爱自己的长辈,她也忍不住撒娇道:“好好好,就知道刘伯最疼我了。”

又陪了刘伯一会,顾云殊才回了书房去完成自己的功课。

她每日都要临帖,而帖子的母本是沈凌尘一个个字亲手写的。

上一世她暗自喜欢师父,所以以为只要自己变得和沈凌尘一样,就能更靠近他。

于是顾云殊练字十分努力,导致她日后的字迹,和沈凌尘的几乎有八分相似。

可即便是这样,沈凌尘却还是和她越离越远。

顾云殊沈凌尘(顾云殊沈凌尘)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顾云殊沈凌尘全文免费阅读(顾云殊沈凌尘)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顾云殊沈凌尘)

顾云殊望着桌上的帖子,突然生了反骨,她从书房里四处寻觅,找了个其他名家的字帖出来临摹。

可上一世那些笔法早就已经印刻在了她的记忆深处,无顾云殊怎么写,写出来的字却还是有沈凌尘的味道。

她颓丧地趴在桌上,长长地叹了口气。

书房门突然被人推开,沈凌尘的声音传了进来:“不好好练字,在这里偷懒?”

顾云殊连忙直起身子坐了起来,然后沈凌尘的目光就投向了书桌。

他眼神幽深:“怎么?不愿意练师父写的字帖?”

顾云殊尴尬地笑了笑,解释道:“我只是想感受一下,人和人之间的走笔方式有何不同。”

沈凌尘绕过书桌,走到她身后:“那你发现了什么?”

男人身上清冽的气息铺天盖地笼罩了顾云殊,她只觉得耳根都发麻,不自觉瑟缩了一下,然后不着痕迹地站起身来,试图拉开二人之间的距离:“我发现……果真有很大的不同,师父的笔锋更为潇洒利落。”

这般奉承的话,沈凌尘平日并不少听,但经顾云殊的口说出来,就总觉得比别人说得要好听千百倍。

他一把将想要偷偷溜走的人摁下:“坐下,继续练。”

大掌的温度透过不算厚的衣裳传过来,顾云殊不自觉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师父最近为何总是与自己如此亲近?

她好不容易按下自己的心不去喜欢他,这样犯规的动作,实在是很容易让她功亏一篑。

顾云殊强制让自己忽略掉一旁的沈凌尘,把注意力集中在练习字帖上。

书房里陷入了寂静,不一会儿,男人状似无意地开了口:“你马上要及笄了。”

顾云殊心想,及笄过后,师父就会与自己保持距离了吧,也省得她天天把自己的心捂得那么严实了。

可转瞬间,她又落寞地垂下了眸子。

第28章

沈凌尘察觉到了她的落寞,忍不住开口问道:“怎么了?及笄不开心?”

顾云殊摇了摇头,勉强笑了笑:“没有啊,当然开心。”

她其实是有些害怕,怕到时候又是再一次的美梦落空。

越临近生辰,顾云殊心里就愈发惶惶不安。

刘伯提前了大半个月就张罗着这件事,将军府一天比一天喜庆,要是不知道的,或许还以为这家有女儿要嫁人。

顾云殊觉得这阵仗未免有些夸张,但她也并没有去阻止刘伯。

上一世她不是没劝过,可刘伯这个倔老头,除了沈凌尘之外,谁的话都听不进去。

好几天没来的裴璟川近日又重新出现在了将军府里,他望着这府里精心的装饰忍不住问道:“将军府有喜事?”

锦衣少年沉吟半晌猜道:“难不成是沈将军要娶妻?”

顾云殊的心没由来咯噔了一下,白了他一眼:“你胡说什么呢。”

裴璟川被瞪得不明不白的,自然也不服气:“沈将军本就有个自幼定亲的未婚妻,何况他也早就到了应该成婚的年纪,怎么就不能娶妻了?”

他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指着顾云殊恍然大悟道:“好啊,竟真是被我说中了是吗?你对你师父也心怀不轨?”

顾云殊没空去理会他话中那个“也”字是什么意思,只觉得再不解释怕是误会大了。

她连忙按下裴璟川的手:“哎呀,是我,我马上要及笄了。”

少年揶揄的眼神一顿:“原是如此。”

他轻咳两声:“那你有什么想要的及笄礼吗?看在你送点心来的份上,本皇子可以好心送你!”

顾云殊看着他郑重点了点头:“倒是有一个。”

裴璟川好奇地凑近了一些:“是什么?说,只要你能说出来,本皇子就能给你办到。”

他前些日子得了宣崇帝好几次夸奖,心情好得不得了。

顾云殊也神秘地凑近了他的耳朵,裴璟川觉得耳朵都有些发烫,然后就听到她的声音响起:“我想要你,以后别再来将军府了。”

话音一落,顾云殊往后撤了半步,就看到裴璟川摆手:“这个不行。”

她哼了一声:“不是你说什么都能办到的吗?你堂堂一个皇子,怎么能出尔反尔。”

裴璟川坐回到座位上,悠哉地喝了口茶:“我说的是东西,又不是答应你这样无理的要求。”

他睇了顾云殊一眼:“没别的想要的吗?”

“没有。”

后者被裴璟川的一番诡辩气到,冷哼一声离开了前厅。

刚踏出前厅的门,就正好遇见了路过的沈凌尘。

看到顾云殊从前厅走出,他蹙眉道:“让你背的兵书背完了?”

沈凌尘语气有些冷肃,使顾云殊心都颤了一颤。

师父已经很久没有对她这么严厉过了。

她不明就里地回想,觉得自己最近也实在是没有做错什么事情。

然后又听到沈凌尘的声音响起:“此时都还没背完,罚你将整本书抄十遍!”

顾云殊忍不住惊声反问:“十遍!?”

兵书那么厚,抄十遍得抄到什么时候去?

裴璟川不知何时也跟着走了过来,好心帮顾云殊求情:“十遍会不会太多了,不如就减半吧,五遍怎么样?”

二人齐刷刷眼神期待地看着沈凌尘,后者神色却越发寒冷,扔下一句:“那就二十遍。”

然后便拂袖而去。

第29章

顾云殊疑惑地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始终没想明白师父究竟为什么要生气。

她苦着脸,埋怨地看向裴璟川。

后者一脸无辜:“我是在帮你求情。”

顾云殊没再与他争辩,认命地去了书房,老老实实开始抄写兵书。

这惩罚几乎将她整个人都困在了书房,好长一段时间,都再抽不出空去找裴璟川。

……

一转眼就到了及笄这天。

相关Tags:背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