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沈凌尘顾云殊(沈凌尘顾云殊)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沈凌尘顾云殊免费阅读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2024.03.01 | lisa | 17次围观

顾云殊心知这只是宣崇帝不想见自己的托词,却也毫无办法。

她挥开裴璟川的手,起身转头就走。

一夜未眠。

翌日,顾云殊刚要再次进宫,到了府门前,却被拦住。

“奉圣上口谕,请顾将军待在府里,安心待嫁。”

顾云殊看着府门外围守的皇帝亲兵,意识到宣崇帝这是想软禁自己。

她没有跟他们硬碰硬,佯装顺从走进府里。

几日后,待士兵放松警惕后,趁夜逃了出去。

黑夜里,前路无光。

顾云殊无处可去,思前想后还是去了灵栖寺。

“笃笃”。

敲门声在夜色中尤为突兀。

寺门“吱呀”一声打开,月白僧袍猝不及防出现在顾云殊眼前。

“师父……”

“你不该来。”

沈凌尘的话,如锤子狠狠敲疼了顾云殊的心。

她定定看着他,忽然跪下向沈凌尘行了个弟子礼,郑重恳求:“我不想嫁给太子,求师父帮我。”

话落,四周一片寂静。

许久,头顶才传来沈凌尘的拒绝:“我帮不了你。”

顾云殊眼睫一颤,心底一片冰凉。

沈凌尘顾云殊(沈凌尘顾云殊)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沈凌尘顾云殊免费阅读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究竟是帮不了,还是不愿帮?

她慢慢直起身,仰望着沈凌尘淡漠的眼,还没问出口,身后就传来阵阵马蹄声。

皇帝亲兵追过来了!

顾云殊知道,如果这次被他们带回去,自己就真的再没逃出来的可能了!

她真的就要嫁给裴璟川了!

可顾云殊不愿!

眼看着那些追兵朝自己走来,她伸手抓住沈凌尘的衣角哀求:“师父,求您……”

大宣朝无人不识沈凌尘,也无人不尊敬他。

顾云殊知道,只要师父说一句,他们今日就不敢带走自己!

可沈凌尘只是后退一步到寺门内。

顾云殊手里抓着的僧袍,也随之溜走。

她下意识去抓,却只握了个空。

顾云殊的眼前只剩那道一尺多高的灰木色的门槛,仿佛天堑一般,将她和沈凌尘生生隔开。

“师父……”

“沈凌尘!”

顾云殊第一次喊他的名字,双眼中是压不下的热泪。

她想求他别这么狠心,别不管自己。

可沈凌尘的身影还是一点一点被寺门遮掩。

“砰!”

寺门彻底关合。

第6章

顾云殊看着紧闭的寺门,眸色灰败。

最后像是没有灵魂的木偶一般被带回了将军府。

刚进府门,就看到了等在前院的裴璟川。

他眸色阴沉,像氤氲着风暴。

对视间,顾云殊便听身后的士兵朝他禀报:“禀太子,顾将军去了灵栖寺!”

而诡异的,裴璟川什么都没说就抬步离去。

这样平静的他,却让顾云殊心中隐隐生出些不安来。

……

或许是怕再生枝节,圣上下旨,将她与裴璟川的婚期提前了整整两个月。

大婚前夜。

顾云殊看着裴璟川让人送来的大红嫁衣,满心不甘。

就在她绞尽脑汁思考着该如何逃婚时,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季云宛走进来,急切告知:“太子要在大婚当天派人暗杀你师父!”

顾云殊心神一凛,脑海里倏地闪过被带回将军府那夜时,裴璟川离开前的眼神。

也终于知道那时的不安是为什么!

他真是疯了!竟然要对师父动手!

顾云殊解下腰间的令牌塞进季云宛手里:“这是崇武军的令牌,你拿着去找赵将军,他是师父的心腹,会跟着你去救师父!”

顾云殊知道,裴璟川如今铁了心要娶自己,她肯定出不去。

季云宛却不接:“我现在出发去军营,一来一回肯定赶不上。”

“你武功好!你去救凌尘,我替你嫁!”

“不行!”

顾云殊知道季云宛对沈凌尘有多重要。

更何况裴璟川睚眦必报,若被他发现,季云宛恐怕会性命不保!

“季医师,师父……”

她劝阻的话还没说完,季云宛突然抬了抬衣袖。

紧接着,一阵异香扑面而来,顾云殊顿时就没了意识。

……

醒过来的时候,顾云殊发现自己被绑在了颠簸的马背上。

不远处就是灵栖寺。

天色大亮,已然过了未时。

这个时辰,接亲的队伍应该已经到了将军府。

现在回去也晚了,如今只能先救下师父,然后再赶回去把季云宛换回来!

做下决定,顾云殊解开绑住自己的活结,拉起缰绳,加速朝灵栖寺而去!

刚靠近灵栖寺寺门,就感受到了寺内那股不寻常的肃杀感。

等跃上墙头,她就看到太子派来的几十名死士,提着刀朝沈凌尘冲了过去。

而他仍旧微阖着眼,轻捻佛珠,神色淡然。

顾云殊看得心惊肉跳,连忙从墙头飞下,抽出腰间佩剑将冲在最前的几人斩杀!

随后开口:“师父!赶紧去救季云宛,她说要替我成婚!”

沈凌尘骤然变了脸色。

他蓦地出手按住顾云殊的肩,另一只手中的念珠飞了出去。

顷刻间,珠串断裂,珠子四散,朝那些死士的眉心射去。

击中的瞬间,死士一个个倒下,珠子也尽数碎成了齑粉。

顾云殊像是被定住,那是……自己亲手磨的沉香念珠!

恍神间,她被沈凌尘带着回到了马上。

紧接着,后背贴上一片温热的胸膛。

同乘一骑,顾云殊从没和沈凌尘这么亲近过,甚至能闻到他身上隐约的檀香。

可她感受更深的,是身下疾奔的马蹄,是沈凌尘急迫的心情,是他对季云宛的在意……

到达皇宫门口时,大婚仪仗正要入宫。

顾云殊望着那长长的迎亲队伍,正思考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换回来。

身后的温热倏然消失!

沈凌尘飞身下马,下一瞬就出现在喜轿前,倾身将轿中盖着喜帕的新娘抱了出来。

这一刻,他身上的素白僧衣仿佛都被鲜艳的喜服染上了红尘气。

而此时,护卫喜队的侍卫也回过了神,纷纷拔出兵刃对着沈凌尘,蓄势待发。

一片嘈杂混乱中,裴璟川脸色阴沉:“沈凌尘,你要干什么?”

感受到他的杀意,顾云殊正要上前。

却见沈凌尘手指向她,声音冷沉:“你的太子妃,在那儿。”

第7章

说完,沈凌尘就抱着季云宛决然离去。

顾云殊僵硬的望着他的背影,一颗心像是被活生生从胸膛里挖出来,碾碎那么痛!

浑噩间,只听到裴璟川愤怒的命令:“立刻着人来为太子妃梳妆!”

顾云殊没反抗,任由他们将自己塞进花轿,抬入东宫。

……

洞房里燃着龙凤喜烛。

裴璟川讽笑道:“沈凌尘为了季云宛,又一次抛下了你。”

这话像一把利剑直直插进心脏,疼得顾云殊手脚发麻。

她强行将那股涩意压下,说出的话也不知是想说服谁。

“这件事本就与季医师无关,师父这么做是理所应当。”

“你想这么骗自己也行。”

裴璟川不以为意,俯身凑近,“反正过了今晚,你就是我的太子妃了。”

他温热的呼吸打在肌肤上,顾云殊一颤,抽出发间的金簪直抵裴璟川喉间。

他却不闪不避:“你要为了他守身如玉?可他未必在乎。”

“不过……只要你交出崇武军的兵权,我可以不动你。”

崇武军关乎沈凌尘的安危,顾云殊无比清楚裴璟川打的什么主意。

她斩钉截铁拒绝:“不可能!”

裴璟川一声冷笑,伸手就去解她腰侧的衣扣。

动作间,金簪瞬间划破了他的脖子。

鲜血流下来。

裴璟川手指捻了一下,才沉声下令:“来人!顾云殊刺杀太子!押入天牢!”

顾云殊没有挣扎。

她若反抗逃跑,无疑会将刺杀的罪名坐实,届时麾下的将士和沈凌尘都会被牵连。

她不知道裴璟川会做到什么地步,也不敢去赌那最坏的可能。

……

天牢的刑罚是出了名的残酷。

等从行刑架上下来,顾云殊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当天夜里就发了高热。

她烧得迷迷糊糊,隐约间,只看见一个颀长的身影走进来。

瞧清他身上那袭月白色僧衣时,顾云殊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师父……”

然后整个人就被来人从地上拽起,与此同时,沈凌尘的声音响起:“走。”

相关Tags:心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