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沈砚尘姜稚月驸马谋反,长公主重生不干了快手热文整理-沈砚尘姜稚月小说驸马谋反,长公主重生不干了今日更新章节

2024.03.01 | zhang | 8次围观

  可我这一路跑来,不仅在地上走了,还被路上的土砾扎了许多次,如今平复下来才感觉刺痛不已。

  “无人受伤……便好,先将火扑灭吧,看一看有没有财物损失,旁的……在意吧。”

  放下这句话我便朝着自己的宫殿缓缓走去。

  我不知道那些奴婢们的眼里此刻的我是什么样子的。

  也不知道她们对我这堪称冷漠的处理态度在背后会说关于我怎样的坏话。

  只是这一切,我都不在意了。

  我只知晓,今后的路,我是真的只能靠自己来走了。

  翌日一早,沉沉醒来后我下意识唤了春花的名字。

  结果就看到夏雨畏畏缩缩小心翼翼地走到了我的面前跪下。

  “殿……殿下……”

  看到她,我这才想起来春花在昨天晚上就已经“死”了。

  轻叹口气,我倒也没有难为她,只是举起手来让她们为我梳妆打扮。

  在丫鬟为我盘发的时候,站在身后的夏雨这才小心翼翼地开了口。

  “殿下,方才宫中派人来报,说是……皇上让殿下醒了以后去一趟皇宫呢。”

  我轻声“嗯”了一下以示知晓,用过早膳以后这才坐上了去皇宫的马车。

  几乎是刚走到乾坤宫门口,我就听到了一声声女孩子的尖叫。

  我被吓了一大跳,以为皇兄这是忽然想开了准备开荤。

  只是皇兄毕竟还没有迎娶人家,若是把人家欺负了,这算是什么?

  更何况这里还是皇兄处理政事的地方,传出去了皇兄肯定是要被弹劾的。

  急匆匆地跑进去,便跟那个坐在地上撒泼打滚哭闹不止的小女孩对视上。

沈砚尘姜稚月驸马谋反,长公主重生不干了快手热文整理-沈砚尘姜稚月小说驸马谋反,长公主重生不干了今日更新章节

  这是……

  “是你!”

  下一瞬便看到那个在地上撒泼打滚的小女孩朝着我狂奔而来,那气势汹汹的模样……

  只是还没有碰到我,便被跟在我身后的夏雨一把抵住了头。

  “不许对长公主殿下无理!”

  小叶子似是被夏雨的架势吓到,整个人跌坐在地上,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你们……你们都是大坏蛋……我不要在这里,我要回去找我娘……我要回去找我娘!”

  我下意识蹙起了眉头,虽说这不是第一次跟小叶子接触了吧。

  但是再一次听到她的女高音,我还是有些受不了的。

  只是我并没有先去哄小叶子,而是抬头看向了皇兄的方向。

  便看到他揉捏着自己的太阳穴,一副承受不来的模样。

  顿时间便来了兴致。

  “你娘亲让本公主带你来的,说让你见见你的爹爹,你不是常问你娘亲,怎么没有见过你的爹爹吗,如今这不是让你见到了吗?”

  小叶子的哭声瞬间就停止了。

  她回过头,直愣愣地盯着那个坐在主位之上的皇兄看。

  不止是她,我看到皇兄的脸上也写满了震惊。

  这倒是让我不由得有些好奇了。

  难道皇兄没有看沈柳儿给他写的信吗?

  还没等我把疑问问出口,凌空便不知晓从何处忽然冒了出来。

  随后恭恭敬敬地跪在皇兄面前,将一封信递给了皇兄。

  我瞬间就不淡定了。

  这……

  莫不成他们这才到达京城?

  可明明他们比我先要出发,这段时间里面我还处理了这么多事情。

  他们为何才刚到?

  这样疑惑着,我也同样地问出了口。

  便看到凌空整个人僵硬了一下,缓缓地回过了头。

  随后在我震惊的表情下,看到他将自己的胳膊露了出来,将上面一道道伤痕露了出来。

  “回公主殿下,这一路上她一共让属下从马上跌下来十次,故意落水被属下救上来两次,以及被人贩子拐走并救回一次……”

  凌空细数着这一路上遇到的事情,我下意识看向了小叶子,便看到她心虚地低垂下了头。

  这下子我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你刚才说他是我爹?”

  我说还来得及因为她故意这样让自己受伤跟她生气呢,她便猛地指着皇兄开了口。

  瞬间就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不得无礼!”

  皇兄身畔有很多侍奉的人,向来是注重规矩的,怎么可能容许她这般放肆呢?

  可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他们训斥的声音竟然显得那么的……

  宠溺?

  我挑了挑眉,顺着她的话答了出来。

  “是啊,他就是你爹,不信你仔细看看,他是不是跟你生得很像?”

  小叶子很完美地继承了沈柳儿姐姐和皇兄的全部优点。

  生的别样精致可爱。

  只是她跟沈柳儿姐姐在乡下呆的时间太久了,为了自保,不得不让自己变得彪悍。

  可她也仅仅只是行动上面彪悍了一些而已,她的容貌和声音妥妥的就是一个乖巧软糯的小可爱。

  我看到她眨了眨自己的眼睛,似是在研究。

  随后便对我开了口。

  “确实是……有那么一点相似的……”

  我笑着点了点头,抬头就跟一脸震惊的皇兄对视在了一起。

  彼时皇兄已经看完了沈柳儿姐姐写给他的信。

  “你……你当真是朕的女儿?你是……沈家妹妹,原来那日不是做梦……朕就说,她明明健康得很,为何忽然便病重……”

  我有些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合着人家沈柳儿姐姐被他玷污还辛辛苦苦生下了他的孩子来,结果却被当成了是一场梦?

  怪不得这么多年没有见到他提过一次要去寻找沈柳儿姐姐呢……

  我微微蹙了蹙眉,忽然感觉沈家这两兄妹……

  怎么遭遇这般相似呢?

  至今我仍旧是不愿意相信我的阿砚已经死了。

  只是我知晓,他既然活着却还不愿意回来找我,就说明他应该是不愿意回到京城之中了。

  我愿意放他自由,也不愿意再让自己沉溺于儿女情长之中。

第47章稚月难道不感觉,她像极了幼时的你吗?

  “既然感觉奇怪怎的也不见皇兄当初去调查呢?若是皇兄在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及时调查,说不定沈姐姐也就不用在外受苦这般久了,女子生产如同在鬼门关走一遭,那时沈姐姐身畔连一个照顾的人都没有……”

  我当然是知道说这句话会对皇兄造成多大的打击。

  没错我就是故意的。

  谁让他阻拦我去寻找阿砚甚至隐瞒我有关于阿砚的消息的?

  若是多年以后我真的找到阿砚了,虽说他一个男子自然是不会像沈姐姐那样过得艰难吧。

  但他在战场上肯定是受了严重的伤,如今并未回到京城之中,还得不到很好的救治。

  万一残疾了呢?

  万一毁容了呢?

  我自然是不论阿砚变成什么样子都不会嫌弃他的,可是他不一样啊。

  他是天之骄子,从很小的时候他的武功天分就展露了出来,他是那般的聪慧,几乎每一个太傅都夸过他。

  他这一生可谓是一帆风顺的,享受着赞赏和鼓励长大。

  也恰恰如此,若是他经历了挫折,往往才是最致命的。

  即便是说虽然重伤了,但并未导致残疾或者毁容,他只是单纯的因为一些原因不愿意回到京城里面了。

  可若是这段时间他另遇良人,私定终生了呢?

  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接受,等到多年以后我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找到他,看到的却是他牵着一个女子和一个幼童的场景。

  我想那样的话,我真的会不择手段想尽一切方法将他抢回来。

  哪怕会让他恨我一辈子。

  哪怕我这样做是拆散了一个幸福的家庭。

  可是那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当初是沈砚尘答应我要迎娶我的,至今我还有他给我的沈家传家玉佩。

  我才是真正的沈家儿媳!

  越是想下去,我越是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止不住地战栗。

  “这件事情……确实是当初朕考虑不周,但那也是因为……那段时间朝堂之上局势动荡,朕实在是无暇顾及,等到如今好不容易平稳下来,为时已晚……”

  皇兄的话将我仅存的几分理智唤了回来。

  我无奈地轻叹一口气。

  “好在如今倒是算不上为时已晚,小叶子……好歹是好好长大了,就是性子跳脱了一些,不过她还小,总是可以教回来的……”

  皇兄的声音却是带上了几分坚定。

  “不必教回来,她现在就很好,稚月难道不感觉,她像极了幼时的你吗?”

  我微微一怔,下意识地低头看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