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沈砚尘姜稚月(驸马谋反,长公主重生不干了)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沈砚尘姜稚月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驸马谋反,长公主重生不干了)

2024.03.01 | lenhart | 14次围观

  “如有来世,我定不负你,哪怕拼上我的身家性命也要娶你为妻。”

  “只是这一世不行,我的身上背负了太多责任,我没有办法置那几百条生命于不顾去选择儿女情长。”

  一滴眼泪划过脸颊迸溅在被褥之上悄无声息,只须臾间便连痕迹都看不出来了。

  借着侍女的力我坐起身来,吩咐侍女为我更衣,随后便匆匆赶去了乾坤宫。

  皇兄担心我,所以并未将我送回公主府,而是让我留在了皇宫之中,好应对各种突发情况。

  走出宫殿,一路上看着空无一人的后宫,我忽然感觉,是时候给自己找一个皇嫂了。

  若是有一个皇嫂,定然可以像郑夫人那样,对我那样关心那般好,这世间我的亲人也便从唯一一个皇兄变成两个人了。

  皇兄总归是一个男子,没有女孩子香香软软还贴心了。

  走到乾坤宫时,第一眼便看到了那个跪在院落中央的郑家人。

  我抿了抿唇,快步走到郑夫人面前,在她震惊的神色中将她扶了起来。

  顺便对着旁边的小厮使了一个眼色,小厮便连忙将郑将军和郑柯宇扶了起来。

  “长公主殿下,臣……应当受罚!”

  郑柯宇还是一如既往的固执,并未让小厮将他扶起,而是依旧身姿挺拔地跪在地上。

  未等我开口,郑将军便再度出声。

  “长公主殿下不必管他,就应当让他长长记性才好,如今什么胡话都敢往外瞎说了,日后还不一定要捅出来什么篓子呢!”

  我也没有强求,只是轻轻拍了拍郑夫人的手,随后便走到了乾坤宫门口,本想让皇兄的贴身太监前去通报一声,但太监在看到我的那一瞬间便面露谄媚。

  “长公主殿下您请进吧,皇上已经吩咐过了,等公主殿下您醒了以后直接进去寻圣上便好。”

  我倒也没有推辞,点了点头后便直接走了进去。

  原以为皇兄还会跟往日一般在书桌前批阅奏折,但让我没有想到的是,皇兄竟然就站在正对后院那边的窗户前眺望远方。

  我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走到了他的身边。

沈砚尘姜稚月(驸马谋反,长公主重生不干了)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沈砚尘姜稚月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驸马谋反,长公主重生不干了)

  须臾后,才听到皇兄传来了一声叹息。

  “稚月如何看?”

  我有些不解,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看到的只有一棵郁郁葱葱的银杏树。

  而我向来实诚而又直接,便直接答了出来。

  “一棵银杏树啊,当年父皇不是还同皇兄和稚月讲过吗?这棵银杏树是父皇的父皇在他幼时栽种的,如今也约莫着有百余年了吧?”

  几乎是在我话音落下的瞬间,便听到皇兄笑了起来。

  我有些不解,朝他望去,恰巧与他的目光碰撞到了一起。

  “有时候朕当真不知道,稚月到底是天真率性还是……藏拙。”

  最后两个字,被皇兄咬得极重。

  我有些不满,眉头猛地就蹙了起来,气鼓鼓地用拳头锤了他的胳膊一下。

  “皇兄这是何意?我是稚月,是你的嫡亲妹妹,是你从小看着长大的嫡亲妹妹,如今你竟然对我说出来这番话,你是当真不怕寒了我的心?”

  平日里虽说皇兄对我宠爱有加,但我还是很守规矩的。

  可如今皇兄竟然对我有所怀疑,这让我如何不气?

  我深知他身居高位,肯定是会有所戒备,处处小心行事。

  可他千不该万不该,将这戒备用在我的身上。

  他可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我也是他唯一的亲人了!

  “稚月这一下……倒是让皇兄清醒了。”

  瞧着他脸上难得露出来的几分笑意,我只感觉莫名其妙至极。

  这人。

  怎么还会有人上赶着想被别人揍的啊?

  颇为无语地翻了他一个白眼,转身我便走到小榻之上坐下。

  哪里还有往日里恭恭敬敬规规矩矩的样子了?

  皇兄也不恼,跟着我走到一旁坐下。

  “皇兄听闻了那时郑柯宇说的话,不知……稚月如何看待他所说的这番话呢?”

  霎时间,原本嚣张的气焰便消失了个无影无踪。

  我转头看向皇兄,同他对视在了一起。

  从他的目光中,我什么都看不出来,他在这个位置上坐久了,如今也学会了不再让情绪外露出来。

  倒是让我一时间想不明白他问这句话是因为什么了。

  “皇兄又如何看待呢?”

第17章你走吧,本公主现在不想看到你

  在皇宫之中混了这么多年,我深知一件事情。

  那就是当别人抛给你一个回答不上来的问题时,要学会如何将问题抛回去。

  果不其然便看到皇兄愣了片刻,随后便摇了摇头无奈道:“你呀。”

  我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颇为随意地耸了耸肩。

  “这种事情皇兄问我作何?这都是朝堂之上的事情,我是不能插手过问的,更何况……若当真是因为沈家树大招风所以阿砚才会死,那皇兄早就想办法阻拦了,不是吗?”

  我明显看到在我的这番话落下后,皇兄整个人僵硬了一瞬间。

  随即就看到他像是整个人释怀了一般,轻笑着点了点头。

  “是啊……”

  只一刹那,我便感觉自己脑海中闪过一丝光亮,一个大胆的想法就在我的脑海之中浮现出来。

  “不过有一点我确实是比较好奇,皇兄你说为什么傅家败了以后,京城之中就流传出我要前往邻国和亲的流言蜚语啊,百姓们又不是不知晓我有多么得宠。”

  “更何况,皇兄,你我同阿砚一起长大,甚至于说皇兄与阿砚相识比我与阿砚时间更长,皇兄应当更为了解阿砚才是,他素来冷静,为何那时会乘胜追击呢?他明知道穷寇莫追……”

  “稚月这样,是在质问朕吗?”

  未等我将我的疑惑说完,皇兄便冷声打断了我的话。

  看着他脸上浮现的冷意,我颇为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便不愿再多说什么了。

  “谈何质问,只是感觉当初的这些事情确实是发生的过于蹊跷,如今再和郑小将军说的这番话联系在一起,很难不让人多想吧?”

  “更何况皇兄这般生气作甚?即便是当真因为沈家树大招风才会导致阿砚出事,那也是父皇的问题啊,跟皇兄有什么关系……”

  “够了!”

  这一次的皇兄,不再是冷声打断我了。

  而是带上了气愤,带上了斥责。

  我乖巧地坐在了一旁,嘴角勾起弧度似笑非笑地盯着他看。

  果不其然就看到皇兄变了脸色,不再看我。

  没有等到我想要听到的话,我眼眸微垂几分,一狠心我便抛出来了一句狠话。

  “本公主不过就是问了几个问题罢了,皇上为何这般生气,莫不成是因为本公主猜对了?”

  我看到他回头望向我,眼眸中充斥着让我心碎的震惊和失望神色,恶狠狠地锤了一下桌子。

  “长公主身体抱恙,竟开始了胡言乱语,传朕旨意,让稚月公主在公主府好生静养,没有朕的旨意任何人不得随意出入……”

  得到了我想要的话,我猛地站起身来朝着门外走去,生怕晚一秒就会被他的目光灼伤。

  只是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停顿了片刻。

  “皇兄应当知晓的,这件事情跟郑家人没有任何关系,还望皇兄做个明君,莫要迁怒旁人。”

  话音落下瞬间,我便落荒而逃。

  果不其然就听到在我逃离后的下一刻,传来了瓷器破碎的声音。

  回头望去,茶杯不偏不倚地就砸在了方才我站着的地方。

  “滚!”

  皇兄显然是被我气到了,竟然连这种话都说出来了。

  朝着身旁的春花看了一眼,便看到她的脸上隐隐带上了几分担忧神色。

  顿时间,我便收敛了全部笑意。

  差点忘了身边还有这个“小间谍”呢!

  到达公主府以后,就看到不知从何冒出来了一队侍卫将我的公主府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起来。

  我挑了挑眉,为首的那个侍卫长便朝着我走了过来。

  对着我恭敬跪下行了一礼后,明明用的是最为恭敬的语气,可说出来的话却让我气愤不已。

  “皇上吩咐属下,在长公主殿下想明白自己错在何处之前,任何人不得出入公主府,臣等会在此保护好长公主殿下的安全,还请长公主殿下莫要为难属下。”

  我不由得咬了咬牙,着实是没有想到皇兄为了看管住我竟然都动用了皇宫之中的侍卫。

  “那是自然,正好……本公主也乐得清闲!”

  言罢,我便转身进到了公主府中,春花跟在我的斜后方不急不慢地跟着,我知道她想跟我说些什么。

  但我现在并不想听她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