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宋暖盛欢)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盛欢宋暖宋暖盛欢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

2024.03.01 | yingying | 14次围观
(宋暖盛欢)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盛欢宋暖宋暖盛欢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  董谈懒洋洋掀起眼皮,薄唇微抿,“什么事儿啊?”
  “盛家的二公子过来了,你看我们……”赶还是不赶啊……
  后半句他没敢说出口。
  “包厢?”
  “那边VIP呢。”
  “唉……”董谈皱着眉头长舒一口气,恢复生气的眸中是宿醉的迷离,略长的碎发般遮着眼睛,轻缓的语速抚慰空气中躁动的因子,“给那边插个眼,让妖妖,带几个人过去,看着点。”
  “别什么,不三不四的人都让他凑过去了,等那个……酒开一开,最多喝一圈,让盛叙来,把人领走得了。”
  对于他的处理方式,服务员下意识询问,“哥,你到底是哪边儿的啊……”
  董谈没骨头歪歪扭扭靠着吧台,按着酸痛的脖子活动一下,垂在脑后的长发随他的动作海藻般飘动,“少问……”
  看服务员那懵懂地样子,董谈还是耐心给他解释说tຊ:
  “我要是当场把他赶了,酒都没开,我还挣什么钱?
  况且盛澈那个暴脾气,我敢撵人,他就敢把我店砸了,这么明目张胆过来,八成是盛叙不在,没人管的了他。
  虽说盛叙会赔我,那也扛不住他天天来砸啊,我有几个店经得住他这么祸祸。”
  至于盛叙那边,我通知到了,来不来领人就是盛叙的事了。
  盛澈十几岁的年纪,酒吧却混了不老少,最初盛叙和盛家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嘱咐他们多照顾着点儿,自从今年年初,盛澈带着一帮孩子在他这儿跟人打架,大年初一给人开了瓢,打急诊去了,盛叙就不许他再混了。
  由于盛叙私底下跟他们打好招呼了,盛澈只要一出现,他们就找盛叙的告小状,算起来他也有几个月没见盛澈了。
  “那什么,还有一事儿啊哥,”服务员清清嗓子,他已经明显感觉到董谈不耐的情绪了,可又不能不说,“二公子带了个小姑娘过来……”
  “青春期嘛……正常……”董谈压根儿没往心里去,这是盛叙该担心的问题。
  “不是……我是说他抱了,抱了这么大……”服务员嘴上说不明白,连上手开始比划,“……一奶娃娃过来。”
  董谈闻言直皱眉,慢吞吞起身抻平衣服的褶皱,郑重其事拍拍服务员的肩膀,老气横秋叮嘱道:“先按我说的做,你就当我没来过,我去晟哥店里待会儿。”
  “对了啊,那小崽子要是惹事儿找人拦着点,我走了。”
  “哎……哎哥……哥!”董谈快步从后门离开,留下服务员在原地尔康手,“得嘞,这么着吧……”
  挽留的话你都没有带走,留你半天不如留只狗。
  ……
  “谁丫的手欠给我报了J!”董谈大门口刚出几步就被喊回来了,一路骂骂咧咧,身边跟着同样骂骂咧咧从外边匆忙赶回来的经理。
  酒吧里边已经被清场了,盛澈他们的卡座那边围着几个警察,还有一排被训地垂头丧气的少年。
  带队的那个怀里还抱着一个小女孩,定睛看清楚,正是盛澈抱来的那个,董谈一口银牙咬的发疼。
  他就知道,又是盛澈给他找的事儿。
  有时候,贺允真的恨不得把盛澈给逮了,当初为了把盛欢塞给盛澈,他确实说过盛欢像盛澈常玩的游戏里的一个角色。
  那时他就知道盛澈一定会有带着盛欢cos游戏人物去网吧炫耀的心思,他想着盛澈动作不至于这么快,不用等他准备好东西,盛叙就回来了。
  现在这个情况谁能想到,谁能想到吧!
  董谈没着急过去,先围在外边了解了一下情况,吹了声口哨,身边的服务员看向他。
  “去去去去……开灯去!”董谈使使眼色,把钥匙扔给服务员,薄唇略动,压低声音提醒他。
  酒吧中的氛围灯一暗,周围顷刻间陷入一片黑暗,贺允的手下意识摸向腰间的催泪喷射器。
  下一刻镶嵌在天花板和墙体的射灯同时亮起,明亮的灯光照得人睁不开眼睛,董谈眯着眼睛适应了一下灯光,回头狠狠剜了一眼去开灯的员工。
  在人群外隔着卡座冲他挥挥拳头,咬着牙低声道:“我抽丫的,谁教你这么开灯的?”
  “怎么了?”回来的员工摇头晃脑,呲个大牙挺开心,莫名其妙被老板骂了还有些委屈。
  “你说怎么了,贺允差点就掏枪了!”
  “我看了,他没带枪……”
  “你还挺能端详!”董谈心累,这群傻子真的带不动,“赶紧闭嘴!”
  他用力拍拍自己的脸颊,活动了一下面部肌肉,挤出他招牌式的灿烂微笑,清了清嗓子迎过去对贺允伸出手,“哎呦,贺队,这是出什么事儿了。”
  “怎么我这一回来就听说您带人把我这店给端了,闹这么不愉快啊……”
  搞这么大阵仗,贺允也挺不好意思的,不久前接到报警,说有人带了一个小奶娃娃来酒吧,怀疑是敌特。
  带人过来一看是盛澈,贺允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盛澈是怎么把他稀碎的日子过得这么精彩的,又是贩卖人口又是特务接头的。
  “来带那个小兔崽……”贺允抬下下颌,指了指盛澈,一转身看着盛澈的衣服一时间失了声。
  “呵……哈哈……哈——”他移开视线,垂首努力憋笑,盛澈这都穿了个什么玩意儿。
  这下大家的视线全部聚焦在了盛澈身上,一早就注意到盛澈粉色卫衣的孟义禾,直接笑出了声。
  “澈哥,你这是穿了个什么玩意儿?”
  孟义禾的身边,是一排想笑又不敢笑得少年。
  粉色衣服已经够丢人了,绝对不能让大家再发现他的兔耳朵,盛澈用力推开余年一屁股坐在卡座上,用力贴紧靠背,遮掩他身后幼稚的兔耳朵。
  穿着粉色卫衣的少年,抱着手臂,腮帮子鼓鼓的,气呼呼抬眸盯着他对面努力憋笑的董谈,“董!谈!你没事儿干了是吧!”
  董谈抬手抵在唇边,轻咳一声,走近盛澈,手掌盖在他脑袋上,揉了揉他乌黑的墨发。
  把被盛澈藏在身后的兔耳朵扯出来,在手中捏了捏,扯下了盛澈最后一条遮羞布,一脸慈父笑,“可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