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盛欢宋暖(宋暖盛欢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盛欢宋暖)宋暖盛欢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2024.03.01 | lisa | 9次围观
盛欢宋暖(宋暖盛欢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盛欢宋暖)宋暖盛欢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盛澈拨开他的手,把衣服上的兔耳朵从董谈手里抢回来,“你烦不烦啊!”
  为了不耽误人家生意,贺允让人先把那群小孩带回去,挨个喊家长来接,董谈遣散了在周围看热闹的员工,让经理跟着去交罚款。
  店里一下子冷清下来,只剩下了贺允,盛澈和董谈,以及被贺允抱着的盛欢。
  董谈慵懒地往盛澈对面的卡座上一瘫,白色的立领衬衣袖口用银线绣着暗纹,手中折扇一收,给自己倒了杯酒,端杯示意贺允,“来一杯,贺队?”
  贺允刀了他一眼,老大不小的个人了,离谱还不着调,盛澈能在酒吧混的如鱼得水,少不了他的功劳,“看会儿孩子。”
  他粗暴地把盛欢塞到董谈怀里,提着盛澈身后那一对兔耳朵,一路把人拎走,“你爸妈这周六就回来了,在这之前你最好别再给我惹祸了。”
  贺允训盛澈的声音渐远,留下盛欢和董谈在原地大眼瞪小眼,盛欢拘谨地被董谈抱着,“姐……姐?”
  小姑娘眨眨眼睛,迟疑的小奶音在悠悠飘进董谈耳朵里,他暗暗咬紧自己的后槽牙,捋了一把自己的长发。
  小屁孩,叫他姐姐是吧……
  “小屁孩,给钱,两万五!”他手在盛欢面前一摊,全然一副无赖的样子。
  盛欢仰头盯着他的眼睛,眸光乖软,“为什么?”
  “贺允把市监局的招来了,因为你在这儿,罚了我两万五千块钱,这个钱是不是应该你来出呢?”
  这么一通忽悠,单纯的小姑娘真觉得是自己的错,董谈以为她听不懂,盛欢却开始跟他讨价还价。
  “欢欢没有钱,可以要的少一点吗?”
  “要的少一点你就有钱了?”
  “欢欢可以去捡瓶子。”
  “你去哪捡?”
  盛欢环视一周,指着一桌酒瓶子,“你这里就很多瓶子,欢欢全部捡走……”
  “你还真是好算计,拿我的钱,还欠我的债。”董谈嗤笑一声,这么个小玩意儿,逗着真好玩。
  他伸手戳了戳盛欢软软肉肉的脸颊,看着盛欢苦恼的样子,心情莫名变好,“瓶子捡不成了,这可怎么办啊……”
  “你要是还不上——”董谈刻意拉长声音,抱起盛欢放在自己腿上,防止盛欢一直仰头看他脖子会累。
  他侧身,手肘撑在桌子上,半握拳的手托着下巴,另一只手搭在盛欢背后,手掌扶着她的后背。
  用木簪挽起的长发随他侧身的动作,瀑布一般向一侧倾泻,“那可就要把你抓起来了……”
  他眸中盛着恶劣的玩味儿,似笑非笑地盯着盛欢的眼睛,一本正经吓唬她,“关在小黑屋里,不给你饭吃,每天打你一顿。”
  信以为真的小姑娘吸吸鼻子,眼中氤氲一层水雾,垂眼不敢看董谈,抓着他的衣袖晃晃,“姐姐可以等等吗,欢欢长大了就会有钱了……”
  这一招对付盛澈很管用,可惜她面对的不是盛澈而是董谈。
  董谈恍惚了一瞬,嘴角笑意愈浓,眼底神色不复柔和,沙哑的声音低沉冰冷,“啧……愚蠢的小屁孩。”
  “那就把你卖掉好了……”
  卖——卖掉!?
  故作冷静的盛欢表情裂开了,被卖掉的小孩儿是要被嘎腰子的,她不要被噶腰子!
  “坏人,你放开欢欢!”
  盛欢挣扎着想跑,董谈也没真想拦着她,扑腾了两下便把她放开了,双脚一沾地,盛欢一刻不敢停地往外跑。
  董谈跟在她身后起身,懒懒散散伸着懒腰,闲庭信步不近不远跟上她。
  外面跟贺允说话的盛澈,听到小姑娘边哭边喊“澈澈”的声音,下一秒便冲过来一个小团子,直愣愣扑在他腿上tຊ。
  “澈澈,澈澈坏姐姐要卖掉欢欢……”盛欢抱着盛澈的腿,哭着告状。
  盛澈还没弄明白坏姐姐是谁,董谈那副半死不活鬼一样的声音又响了,“哎呦呦,你把我的邪恶计划说出来了,那就只好把你俩一起卖掉啦。”
  “别怕啊。”盛澈抱起盛欢,拍拍躲在他怀里哭的一抽一抽的小姑娘,看向董谈的眼神多了几分警告。
  “董谈你有病是吧,整天提溜着个蒜瓣脑袋,闲的屎啊屁啊的,别盯着我妈了,你没事干,你去找个恋爱谈谈行吗?”
  “怎么,你跟我谈啊?”董谈挑眉,吊儿郎当地勾着贺允的肩膀,仰头睨了盛澈一眼,“我还真看不上你!”
  “我妈你就看上了?”盛澈不甘示弱地回呛。
  圈里谁不知道他董谈是春步月的鱼啊。
  “来,盛欢欢,”见董谈被怼,盛澈心情大好,手掌擦干盛欢脸颊挂着的眼泪,指着董谈郑重介绍,“这个,你小爷爷,听话,喊人!”
  “小……小,小…爷爷……?”这个称呼让盛欢本就不富裕的小脑袋瓜儿雪上加霜。
  他不是女的吗,为什么叫爷爷,难道不是叫奶奶吗?
  爷爷怎么还有小的呢,不都是老的吗?
  盛澈:“就踏马仨字儿,这让你喊得,鸡零狗碎的。”
  欢欢惊恐,“他不是姐姐吗?”
  盛欢话音一落,董谈的面部表情肉眼可见地精彩了起来,看他阴沉的脸色,盛澈开心得想在他店门口挂串鞭。
  贺允也眉目带笑地看着他,难得能看董谈吃瘪,那都是跟大半个盛家杠正面还不吃亏的人,结果被盛欢一句话给搞破防了。
  他强忍笑意,挤眉弄眼地拍拍盛澈的肩膀,“别当着孩子面乱说。”
  “滚,赶紧滚,贺允你给我带着他俩痛快麻溜的滚!”董谈一把推开贺允,甩下一句话,转身回去把门摔上。
  “不是,怎么还跟孩子急……”眼了呢……
  被关在门外的贺允碰了一鼻子灰,刚毅的面庞闪过一丝幸灾乐祸,对盛澈阴阳怪气道:“你气人的本事挺有长进啊,这跟让一个尸体跳起来骂你有什么区别。”
  他认识董谈能有十年了,这个人要么是一副半死不活的鬼样子,要么就是一副醉醺醺的样子。
  这么多年,第一次在董谈脸上看到这么生动的表情,当年他跟盛澈母亲的事在圈里传的沸沸扬扬,人家连眼睛都不带眨的。
  盛澈点头,“谢谢啊谢谢,您老受累!”

相关Tags:鬼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