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盛欢宋暖小说宋暖盛欢完整版阅读 宋暖盛欢全文在线赏析

2024.03.01 | guyun | 5次围观
盛欢宋暖小说宋暖盛欢完整版阅读 宋暖盛欢全文在线赏析  贺允忙着回去交差,把盛澈和盛欢扔在他们家附近的一个路口就走了。
  盛澈刻意放慢脚步,等着抓着她裤子的小姑娘,一大一小两个身影被身后越来越远的路灯拉长。
  前边的路灯下,水果店的西瓜摆到了路边,老板仰在躺椅上,翘着脚哼着不知名的小调。
  “澈澈,那是西瓜吗?”盛欢眼睛一亮,突然停住脚步,指着摆在路边的西瓜问盛澈。
  “是,你想吃?”
  “嗯嗯!”盛欢点头如捣蒜。
  盛澈:“医生说你不能吃,会拉肚子的。”
  盛欢:“欢欢不吃,欢欢嚼完就吐掉。”
  盛澈:“……你……”
  他话锋一转,“你会挑吗,你知道哪个甜吗?”
  盛欢摇摇头,“澈澈会吗?”
  “不会。”
  “那……”盛欢还想再挣扎一下,对于她而言,这相当于见到了传说中的水果,她怎么可能不心动!
  小家伙眼珠子转的飞起。
  “那我们就……”不买了……
  盛澈的话没有说完,盛欢踮着脚尖拉着盛澈的手就往水果店跑,“欢欢有办法!”
  毫无准备被拉着就跑的盛澈,配合地微微弯着腰,快步跟在盛欢身后,大不了就让她吃一口吧。
  “老板叔叔!”盛欢跑到老板面前站定,清脆的小奶音响彻空旷的街道。
  闭着眼哼小调的老板睁开眼睛,看着面前唇红齿白的小姑娘,和善一笑,“小朋友要买水果?”
  “对啊!”盛欢激动的小脸通红,她把盛澈往他面前一拉,“老板叔叔,他R国人,他说他不相信我们有又大又甜的西瓜,老板叔叔可以帮忙挑一个又大又甜的吗?”
  盛·莫名失去国籍·澈:你是懂国仇家恨的。
  老板抬眸,探究的视线落在盛澈身上,盛澈很配合地叽里咕噜说了两句,老板翻了个白眼,“老母猪啃瓷碗——满嘴破词儿。”
  高低错落的花木,都隐在清冷的月辉和灯影之下,树影随风摇曳,投落在地上的阴影斑驳陆离。
  路边两个一大一小的身影被路灯拉长又缩小,昏黄的灯影下不时掠过几只小虫,灯光穿过透明的翅膀。
  盛澈一手抱着西瓜,一手抱着盛欢,“屁大点儿小孩心眼子不少,跟谁学的?”
  他料到了盛欢可能会去找水果店老板卖个萌,说两句好话,不曾想却是把国仇家恨发挥到了极致。
  当时老板看他的眼神都不对了。
  算她有这样的心眼子,她哪来的这个知识储备,总不成是盛欢话都说不利索的年纪,她妈直接给她讲历史吧?
  盛欢当然不敢说,这是她被妈妈送来这个世界之前,妈妈放在她眉心的白色光点告诉她的。
  那个光点在眉心消失后,她睡了一觉,醒过来之后,大脑里多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记忆太多太杂,她理不顺,也不知道那些说的都是什么东西,只有在用到的时候,才会有记忆自动涌现出来,而且她还不知道对不对。
  “这是欢欢跟妈妈的秘密,欢欢不能说。”小姑娘坚定地摇头,妈妈说过了,如果她说了,就会被当做怪物抓起来。
  盛澈抱着他的手一紧,嘴角止不住上扬,小傻子就是小傻子,这不就是间接告诉他,这些是宋暖教给她的了。
  这还是她第一次主动提起她妈,盛澈对宋暖极是好奇,“你妈长什么样啊……”
  “妈妈是最漂亮最漂亮的人!”提起自己的妈妈,盛欢眸子像是投在海面上的星子,粼粼闪烁微光,眼睛亮晶晶的。
  盛澈:等于没说。
  “那你妈妈有没有告诉你,她现在在哪啊?”
  盛欢垂眸,难掩瞳眸中的失落,眼中的光芒瞬间熄灭了,她好像有点想妈妈了,“妈妈没有说。”
  “那她为什么会把你一个人放在停车场?”
  “妈妈说她要去很远的地方,不能带着欢欢,欢欢要跟着爸爸,等妈妈来接欢欢……”
  “她说什么时候来接你了吗?”
  “没……”
  问完这句话,盛澈欲言又止,两人都沉默了。
  她妈妈真的还会回来吗……
  “澈澈……”回家后洗完澡的盛欢,双手裹紧自己的小毯子,被盛澈按在床边擦头发,早就忘了想妈妈的悲伤情绪。
  一双嫩生生的小脚丫露在外面,盛欢盯着自己珍珠般圆润的脚趾头舒展又缩回去,“澈澈我想……”
  “你想什么想,你别想,先让我想!”盛澈把毛巾整个盖在她头上,“不赶大鹅脖子高的小屁孩,消停喝你的奶得了,哪来那么多想法。”
  “我想把你送你奶家去,过两天她就回来了,我就一花季少年,你可别逮我祸害了,这福气我是消受不起,我一正经没谈过恋爱的人,直接给我跳带孩子上去了……”
  盛欢:话真密!
  听在盛欢的耳朵里:阿巴阿巴阿巴我要把你送走了不要你了阿巴阿巴阿巴……
  盛欢耷拉着脑袋,没心思再听盛澈说什么了,妈妈说大家都会喜欢乖乖的小朋友,她合计她这两天挺乖啊。
  澈澈怎么还不喜欢她呢……
  她来这个世界的时间不长,盛澈是对她最好的人,他会给她买新衣服,会带她去玩儿,会在她害怕的时候安慰她……
  比起第一面就把她丢掉的爸爸,她真的好喜欢盛澈,他是除了妈妈对她最好的人,她真的不想离开盛澈。
  她强忍着泪意,把蒙在头上的毛巾拉着一角扯下来,一头毛茸茸的细发乱糟糟的像个鸟窝,盛欢顶着鸟窝头,手脚并用爬到盛澈身上。
  腿紧紧攀着他,手臂抱着盛澈的脖子,树袋熊幼崽一样挂在盛澈身上,拱着湿漉漉的小脑袋爬在盛澈胸口。
  “澈澈放心吧,等奶奶回来的,欢欢会乖乖跟奶奶走的,澈澈自己一个人要好好吃饭,要早早睡觉,欢欢会好乖好乖的,不会让澈澈担心。”
  “欢欢知道自己好麻烦,欢欢会走,不会让澈澈难过哒……”
  妈妈说了,这一招叫欲擒故纵!
  她想通了,她要想办法留下来,挤不进去的圈子不硬挤,找不到的爸爸也不要硬找了。
  但小孩子还要懂变通,攻略不了的盛澈她偏要攻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