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陆昊尘程以诺小说最新章节试读_陆昊尘程以诺是(陆昊尘程以诺)小说主角热门推荐_笔趣阁

2024.03.01 | ling | 8次围观

琰昊起身将椅子拉开,程以诺淡淡的朝他颔首,迈步,落座,一举一动皆是优雅。

落座后,傅琰昊打了个响指,便有侍者将菜端上来。

看着面前一样样自己喜欢的菜式,程以诺多看了傅琰昊两眼,他居然调查了她,到底有什么意图?

虽然满腹疑问,程以诺却还是没有贸然开口,只是安静的用着晚餐。

明明只是吃饭这样简单的事,她的一举一动却像是一幅画卷一样。

傅琰昊的脑子里一下子便出现了了四个字--“秀色可餐”。

在程以诺的影响下,傅琰昊也比平时多吃了一些。

过了大约四十分钟左右,基本已经吃完。

“程小姐,不问我生意的事情吗?”傅琰昊往陈以诺的额碟子里夹了一块糖醋鱼,颇有兴趣的问。

程以诺喝了一口汤,擦了擦嘴,才缓缓开口:“傅先生想说,自然会说,若是傅先生不想说,我问也没用,不是吗?”

果真是伶牙俐齿!傅琰昊听到她的话,眼里都浮出一丝笑意。

第九章 做我女人

程以诺不紧不慢的端起酒杯,轻轻抿了一口酒。

“程小姐,看看这份文件吧。”不再逗弄她,傅琰昊从餐桌一角拿出一份文件递给她。

程以诺接过,也不多问,直接翻开文件看了起来。

傅琰昊靠在椅子上,端着酒杯,一边喝酒一边看着程以诺。

想起自己调查所得知的那些,傅琰昊放在椅子扶手上的手轻轻敲了敲,这是他思考事情时常有的小动作。

一个人一夕之间性情突变,会是什么原因呢?傅琰昊看着自己面前美艳无双的女人,大脑飞速转动着。

将文件合起来,放在桌子上,程以诺猫一样的眸子半眯着,望向傅琰昊。

这份文件上,写的不是别的,正是陆昊尘所有的资料。

陆昊尘程以诺小说最新章节试读_陆昊尘程以诺是(陆昊尘程以诺)小说主角热门推荐_笔趣阁

说远,远到二十多年以前,陆昊尘的出身,原本也是世家大族的陆家短短一个月内没落乃至消失在洛城。

说近,近到一个小时前他出现的地点,接触的人以及陆昊尘说的话。

程以诺看完以后,心中不是不震撼的,这些资料每一条对她来说都大有用处。

至少,她现在有些清楚陆昊尘为什么要对她下手了。

只是,程以诺不明白,傅琰昊为什么要帮她?

跟傅琰昊对视了半饷,程以诺开口道:“傅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我送给程小姐的见面礼,怎么,程小姐不喜欢吗?”傅琰昊将酒杯放下,好整以暇的看着程以诺。

他的眼睛里,毫不掩饰的写满了对她的兴趣:“如果程小姐不喜欢的话,想要什么可以跟我说,又或者你需要什么帮助,只要你朝我开口,我绝对不会令你失望。”

傅琰昊两句话里不经意间又加大了筹码,叫程以诺有些招架不住。

她一下子有些看不明白眼前这个男人了,为什么他要帮自己?

“无功不受禄,何况傅先生之前也说了,今天找我来是谈生意的,傅先生的东西我很满意,不过,我手头好像没什么能与这份资料媲美的东西可以回报给傅先生。”程以诺的手微微握拳,傅琰昊的眼神让她有些紧张。

他有一双深邃的黑眸,这个时候那双眸子里却带着一分醉人的温柔,人人都说傅琰昊野心勃勃,手段狠厉,为什么,她看见的却不是那样的一个人。

“我都还没有开口,程小姐怎么就知道自己没有?”看着程以诺维持的淡定一点点破裂,傅琰昊越发觉得有趣。

程以诺的拳头又紧了些:“以傅先生现在的能力和地位,我不认为还有什么东西是傅先生所没有的。”

“程小姐可曾听谁说过我身边有女人?”程以诺的话刚落音,傅琰昊突来没来由的冒出这样一句话。

程以诺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说起女人,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脑子里有什么东西即将破土而出,程以诺却始终没有开口。

仔细想想,无论是前世还是这一世,他的身边一直都是没有任何一个女人的。

“那傅先生的意思是?”

“做我女人。”

第十章 命里缺我

傅琰昊话音一落,仿佛空气都凝结了一般,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静。

虽然已经猜到了傅琰昊的意思,但他真正说出口的时候,程以诺还是免不了被惊到。

程以诺仔细的回想他说过的话,他的意思是说,只要自己做他的女人,她的事情他都会帮她吧。

只是,这笔交易到底值不值呢……

程以诺放在桌上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到了桌子底下,紧紧的攥到了一起。

傅琰昊轻轻的晃着高脚杯,并不着急催促她。

“傅先生是认真的?”憋了好半天,程以诺才憋出这样一句话。

傅琰昊没有直接回答她,而是喊了一身“乔林。”

一个穿着一身黑西装的男人走过来,双手递上一只蓝牙耳机。

傅琰昊没有接,继续喝着手中的酒,那个被称作乔林的男人瞬间明白傅琰昊的意思,恭敬的把耳机递给程以诺。

程以诺看了一眼傅琰昊,见他朝自己点头,便接过耳机戴上。

“你们要多少钱没有问题,但是明天早上,我要看见新闻。”耳机里传来清晰的声音,是陆昊尘在说话。

只是这话没头没尾,叫程以诺有些不明白,她疑惑的看向傅琰昊。

“窃听。”简短有力的两个字,让程以诺的眼睛亮了几分。

她一下子坐直了,认真的听着耳机的动静,生怕错过什么。

程以诺这幅认真的的样子,惹得傅琰昊又是一抹笑:“不用急,这个耳机窃听过来的都自动存档了,你没听清楚等下可以去听音频。”

听到傅琰昊的话,程以诺放松了许多,她将耳机取下来,放在桌子上。

转而端起酒杯,朝傅琰昊举了举:“傅先生,合作愉快。”然后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傅琰昊哈哈大笑:“程小姐真当成生意在谈吗,我可不是在谈生意。”

程以诺眨了眨眼睛,带着一份迷茫的问道:“那傅先生在谈什么?”

“恋爱。”

程以诺手中的杯子一下子掉在桌子上,碰到桌上的碗盘发出一阵声响。

“咳,咳……”一旁的乔林似乎是被吓到,一下子猛咳。

傅琰昊不满的朝他看一眼,乔林霎时间噤声。

“怎么,程小姐不信吗?”转过头,傅琰昊将倒在桌子上的杯子扶正放好,看着程以诺。

不知道为什么,二十七年来从来不近女色的他竟然对她一再的做出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事情。

没来由的想要逗弄她,靠近她,甚至是帮她。

“没,没有,只是不知道,我有哪里入了傅先生的眼?”程以诺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傅琰昊却拉过程以诺的一只手,在程以诺莫名其妙的眼神里缓缓开口:“其实程小姐也没有什么过人之处。”

程以诺的眼睛微微瞪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