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程以诺陆昊尘(程以诺陆昊尘)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程以诺陆昊尘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

2024.03.01 | hetong | 9次围观

一番话从李淑清的嘴里说出来十分好听,话里话外她都是在为程以诺考虑,仿佛真的是在为她考虑。

傅琰昊听到这话,想要开口说什么,程以诺却伸手捂住了他微张的唇。

第十七章 继母心机

程以诺装作不知道她的企图,十分真诚的感谢她:“还是小妈考虑的周全,我现在还有事,那就摆脱小妈好好应付一下家里那些记者了。”

“诶,我这就去安排,你先忙啊。”那边的李淑清说完这一句就挂断了,只是语气里还有着淡淡的兴奋。

程以诺刚把手机放下,傅琰昊就一把握住程以诺放在他唇上的手,那柔软的触感让傅琰昊的心软了又软。

但是一想到她那继母话里的算计,傅琰昊握着程以诺的手紧了几分:“你是傻子吗,没听出来她是在给你挖坑啊。”

看着傅琰昊一脸正色的警告,程以诺的眸子里闪过一束光,她怎么会那么愚蠢,不过是给她们一个机会罢了,也给自己一个好的切入点罢了。

傅琰昊这么睿智的男人,怎么会不清楚自己的心思,只是他这一刻的关心,却是那么真实,是不是老天爷也觉得欠了她,所以这一生赐她一份欢喜。

程以诺朝着傅琰昊微微一笑:“我要是傻的话,就不会答应傅先生昨天的要求了。”

傅琰昊一愣,知道她指的是你昨天自己让她做他女人的事,那个时候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脱口而出罢了。

“看着吧,好好看戏。”从傅琰昊的手里抽回自己被握的手,程以诺指了指屏幕。

此刻,程家别墅的大门已经打开,一众记者被佣人有序的引导入内。

李淑清穿着一身墨绿色的旗袍,披着一个白色的坎肩,一副十足的贵妇姿态站在门口。

在她身后,是一身粉色纱裙的程安安,或许是为了上镜,程安安的妆容也是格外精致,还特意做了一个编发,颇有几分豪门公主的感觉。

记者们看到他们,一下子就冲到了她们面前,高举着话筒,一个又一个的问题接连抛出。

“夫人,请问你对今日关于程以诺小姐的新闻有什么看法?”

“程二小姐,对于你姐姐爆出这样的新闻,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夫人,听闻程先生的原配夫人逝世多年,作为把程以诺小姐抚养长大的继母,您认为今日发生的事情是否有您的责任在里面呢?”……

记者们相互推搡着,场面有些混乱。

程以诺陆昊尘(程以诺陆昊尘)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程以诺陆昊尘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

但李淑清的分寸却丝毫没有乱,她依旧维持着当家主母的风范:“请各位稍安勿躁,我在大厅里面为各位准备好了座位茶点,请大家先进里面就坐,大家的问题我们稍后会为大家一一作答,有劳了。”

听到她的话,记者们淡定了许多,一个一个的跟着佣人的引导进了别墅的大厅。

在记者进门以后,程安安跟李淑清交谈着:“妈,我们真的要为那个贱人辩解吗?”

“说了多少次了,说话要注意,整天贱人贱人的像什么样子,不管怎么说,她也是你姐姐。”李淑清微微怒道。

程安安瘪了瘪嘴:“知道了,我下次一定注意,妈,你还没回答我呢,我们难不成真的要帮她啊?要帮你帮,我可不帮。”

李淑清拉起程安安的手,俯首在她耳边说了几句什么,程安安这才笑了开来……

第十八章 记者采访

李淑清带着程安安进到大厅内,此时大厅已经被佣人安排成了一个小型的记者会场。

每一个记者都已经落座,也算得上是有模有样。

李淑清带着程安安坐到记者前方的沙发上,面对着一众记者:“先给大家五分钟整理的时间,五分钟以后,我和我的女儿会回答各位的问题。”

程安安坐在一旁,看着面前的一群记者,眼里闪过一丝阴狠,程以诺,这一次,我一定要让你身败名裂,万人唾骂。

五分钟以后,程安安和李淑清端正的坐在沙发上,李淑清率先开口:“首先感谢大家遵循了我们的秩序,但是因为人数众多,每家媒体拥有两次提问的机会,希望大家谅解。”

说完以后,李淑清做了个手势示意记者们可以开始了。

坐在最前方的一个年轻女孩拿着笔和本子率先站了起来:“程夫人,我想请问一下您,作为程以诺小姐的继母,您对待这件事情的看法是怎么样的?”

李淑清拧了拧眉,似乎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但还是缓缓的开了口:“这件事情的发生是令我很惊讶的,我希望大家不要相信网络上的那些不实的消息,我认为诺诺绝不是这样的人。”一句话看似是在为程以诺辩解,却又没有否认这件事情的真实性。

“那么我还想请问您一下,之前有人爆料说在程以诺小姐的婚礼上,程安安小姐上台去吵闹了一番,是否有这样的事情呢?”

这个记者的问题看似平常,却是在给李淑清挖坑,若是她说有,那么接下去的问题肯定就是围绕在程安安跟姐夫之间有不可告人的感情,如果她说不是,就会被别人诟病为偏袒自己的女儿,毕竟当日在婚礼上,亲眼所见程安安闹事的人也不在少数。

被问到这个问题,李淑清明显沉默了一会,才缓缓的开口回答:“当日,安安是做了一些不起当的事情,不过安安只是因为姐姐结婚感到高兴,所以当日喝多了酒,发了点酒疯而已。”

不得不说,李淑清这番话说的十分的合情合理,让人找不出破绽,不但没有否认程安安当日的出格举动,反而替她找了一个醉酒的理由,使这些记者没办法继续深挖。

之前提问的那个记者看李淑清没有掉进自己的坑里,还想提问:“程夫人,我还想……”

没有让这个记者再问下去,李淑清直接打断了她:“不好意思,你的两次提问机会已经用完了,现在请你先坐下,让别的记者提问。

那个年轻女孩看了一眼身后的一众人,脸上露出一丝懊恼的神情,似乎是在懊恼自己没能问出点什么,但还是慢慢坐下了。

紧接着,女孩旁边的一位男记者站了起来,他没有采访李淑清,而是直接看向程安安:“程小姐,我想请问你一下,在你的心里,你的姐姐程以诺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程安安看起来十分紧张的样子,双手紧紧的交握在一起,仿佛是没有想到记者会突然向自己提问,只是那双眼睛里,分明闪着兴奋的光。

看着一众记者和相继对着自己,程安安心中激动不已:程以诺,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这可别怪我!

第十九章 绵里藏针

和李淑清对视一眼后,程安安的声音在寂静的客厅里响起:“姐姐她,是个很好的人,我相信她绝对不会做出那样令人羞耻的事情,虽然姐姐和姐夫的感情不是很好,但是他们一直都只是小吵小闹而已。而且在父亲去世以后,她一个人撑起了这个家,而且不仅是父亲留给她的财产她打理的很好,连父亲留给我和我母亲的财产她也帮我们管理着,难免,姐姐也会有压力的时候,若是有什么做的不得当的地方,还希望大家能够多多的包容她。”

说完,程安安被打理的精致的小脸上出现一抹温柔的笑容,仿佛真的是希望电视机前的观众能够善待她的姐姐。

可是她的这一番话,明面上是在为程以诺开脱,可实际上一字一句都是在把程以诺往火坑里推。

先是做出一副紧张的样子,好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接着否认新闻,却在这个时候添一记猛料,说程以诺和陆昊尘的感情有问题,在紧接着,有从侧面透露出,程以诺把她和李淑清的财产都攥在手里,最后一句,更是间接的指出程以诺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她程安安的心机,不可谓不深,真是好一招绵里藏针。

一众记者听到这样的话都深深的看了一眼程安安,见过大风大浪的他们也免不得惊讶,没有想到年纪不大的程安安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可是你仔细去看她的表情,却始终是一副单纯的模样,看起来根本不知道自己说的话对自己的姐姐有着怎么样的影响。

看到程安安爆出这样的猛料,男记者显得有些激动:“程安安小姐,你最后一句话的意思,是说你的姐姐可能因为压力大而出轨吗?你是间接承认了程以诺小姐脚踏多条船的事情吗?”

程安安心里万分得意,程以诺,你不知道吧,现在你的生死,就在我一句话里,我就是要让你身败名裂,遭万人唾骂,谁让你跟我抢男人的!

“你,你为什么这么说,我分明不是这个意思,你怎么能够曲解我的意思呢。”程安安后退一步,似乎是害怕记者的样子。

只是她这幅样子,被这些记者的笔一写下来,又成了另一种意思。

坐在车里的程以诺听完这话,都不由得佩服程安安起来,前世的时候,怎么就没发现,程安安这么“聪明”呢,一番话明明是泼脏水,却说的这么滴水不漏。

程以诺勾了勾嘴角,低头把玩着自己的手指,傅琰昊坐在她身边,一直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看着她低眉顺眼,嘴角含笑的样子,明明没有表现出出一丝一毫的脆弱不堪,却让傅琰昊向来冷硬的心一阵紧缩,微微的疼。

傅琰昊不由得想,她到底是经历了多少这样的事情,才会变得如此的坚强,仿佛什么事情对她来说都是小事。

电脑屏幕里记者的提问还在继续,一个又一个尖锐的问题跑到程安安和李淑清的面前,都被

相关Tags:清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