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陆昊尘程以诺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陆昊尘程以诺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2024.03.01 | taiyang | 12次围观

他现在的公司一定是急需用钱,很明显,这些钱自然是要拿来打点那些程氏的董事,陆昊尘一定是想要让程氏出现某些问题,然后让那些董事在董事会上弹劾你,把他推上程氏当家人的位置。”

“他还真是狼子野心,程氏这么肥的一块肉,他也不怕把自己给撑死了。”或许是没有外人在的缘故,现在的程以诺,仿佛褪去了那一层坚硬的外壳。

说出的话,也变得有几分调笑的意味。

傅琰昊唇边的笑意更深,满意于程以诺的这种变化:“你放心,我是不会让他得逞的。”

程以诺突然想到前世的陆昊尘,他的目的绝不仅止于此,他那样狠的人,绝对不会给自己的敌人留一点退路的。

二手的货运车,二手,货运?陆昊尘想干什么?

一时间如同醍醐灌顶,程以诺眼睛亮了几分:“傅琰昊,你不要阻止他。”

傅琰昊看着一下子突然变得精神的程以诺,饶是他向来居于高位,把一切都握在手里,也变得有些不明白了。

“你想干什么?”傅琰昊问道。

程以诺学着他的样子,指间在桌子上轻轻敲打着:“你要是不让他得逞的话,又怎么知道他后面的计划呢?”

傅琰昊看着程以诺素白的指间一下一下的敲着,明明只是一个和自己一样的动作,都让他没来由的觉得欣喜。

“你觉得他后面会做什么?”傅琰昊摸着程以诺发丝的手改为揽着她的肩膀。

程以诺想起他之前对自己的逗弄,也生出一点俏皮的心思:“想知道?你求我啊?”

傅琰昊抚额,没有想到她突然会用自己对付她的那一套来对付自己:“你真的不说?”

“你求我我就说。”程以诺摆弄着桌子正中间的那盆蓝色妖姬。

傅琰昊邪魅一笑:“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就别说了。”说完,一把揽过程以诺,吻上那张已经觊觎已久的粉唇……

几天后,程以诺和傅琰昊坐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用着晚餐。

距离上次记者会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而那天持续了几个小时的记者会已经成为了这个城市最火爆的话题。

不管是老人小孩,多多少少都对程家的事情有所了解。

甚至小孩子们嘴里还编了骂李淑清母女的歌谣,挂在嘴边念念叨叨……

陆昊尘程以诺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陆昊尘程以诺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程以诺吃完饭,点头看着路上的车水马龙,从二十二楼的高度看起来,底下的人都像是蚂蚁一样渺小。

傅琰昊将一个礼盒推到程以诺的面前:“打开看看。”

程以诺游离的神思被唤回来,打开手边的礼盒,里面是一条项链,饶是见过再多的好东西,程以诺也不由感叹这条项链的美。

项链的吊坠是一颗星星,星星的中间是一颗粉钻,五个角上面则是点缀着碎钻。

在灯光的折射下,耀眼无比。

项链下面还有一张卡片:“你是夜空中最亮的星。”

第三十四章 安安出狱

程以诺抬头看向傅琰昊,他却已经起身,走到旁边从她手里拿起项链,替她戴上。

感受到傅琰昊手心的温暖,程以诺突然觉得眼眶有点酸涩。

这些日子以来,傅琰昊对她的好她都感受到得到,他在她身上花的心思也不少。

用乔林的话说,傅琰昊这一生对所有的人都冷漠苛刻,把所有的温暖和包容都给了程以诺……

“傅琰昊,你喜欢我什么?”身体先于理智,程以诺把一直藏在心里的疑问问了出来。

傅琰昊刚刚从她脖子上放下来的手也顿住了,喜欢她什么?他还真没有认真思考过。

不过对他来说,喜欢她什么根本不重要,喜欢了就是喜欢了。

傅琰昊将程以诺的脸掰过来,对着他:“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还是你也喜欢我了?”

程以诺翻了个白眼,不知道他怎么就总是这么懂得破坏气氛……

这时,外面突然闪过一抹光,程以诺转头看去,之间一簇簇烟花出现,慢慢的变成了她的名字,然后生日快乐也慢慢的出现在天空。

生日快乐……

程以诺的手缓缓抬起来放在刚刚戴上的项链上,欣赏着窗外璀璨的烟花。

老天或许真的是公平的,所以给了她再活一次的机会,又给了她被爱的可能。

或许,她真的可以再勇敢的去相信一次……

因为程安安和李淑清被捕,程以诺的日子清净了许多,之后的每日都是看看书养养花喝喝茶晒晒太阳,无比的惬意。

当然,傅琰昊也时不时的会派人“照顾”一下牢里的程安安和李淑清,让她们的日子“好过”一点,但并不会让她们失去生命。

而陆昊尘的行动也在傅琰昊的监视下顺利的进行着,偶尔会遇到傅琰昊为了不让陆昊尘起疑心设置的一些阻碍,但一直都算顺利。

转眼间,一个月过去了,程安安在狱中被检查出怀孕了,由于监狱里的种种欺凌影响了她的人身安全,而且也出于陆昊尘的计划安排,最终,程安安被陆昊尘保释了出来,毕竟程安安所做的事和李淑清做的那些事比起来,真的算不上什么大罪。

得知这个情况以后,程以诺就让傅琰昊将她送回来程家别墅,她相信,陆昊尘一定会把程安安送到这里来的。

傍晚,程以诺正坐在餐桌旁用餐,就见佣人急急忙忙的闯进来,一脸不知所措。

放下碗筷,程以诺轻声开口:“怎么了?这么慌张。”

“二……二小姐回来了。”似乎是怕程以诺听见程安安的名字不悦,佣人有些害怕的开口。

没想到,程以诺不但没有大怒,更是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回来好,回来就好,你去把二小姐领进来吧。”

程以诺说完便不再看佣人一眼,低下头继续用餐,仿佛丝毫没有被影响到。

吃完碗里的最后一口饭,程以诺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端正的坐到了沙发上,等待着程安安。

程安安,你回来就好,要是没有你,这么大的一出戏,我还怕自己一个人撑不起来呢。

第三十五章 姐妹情深

程安安被佣人领进来,看着坐在沙发上悠然自得的程以诺,做出衣服无比拘谨的样子,像是一个犯错误的孩子。

只是那双眼里却迸发出强烈的恨意,与她的这幅样子是那样的不搭调。

程以诺感受到那道灼热的目光,只淡淡一笑,仿佛不知道程安安对她的恨意一般,转过头来温柔的说道:“安安回来了,在监狱里这么久,受了不少苦吧,快上去洗个澡,吃完饭好好休息一下。”

“姐,我错了,我只是,只是被嫉妒蒙蔽了双眼,你原谅我好不好,我以后再也不敢了。”程安安仿佛被程以诺若无其事的样子吓到了,一下子跪在地上,眼泪从她的眼睛里流出来,一颗颗滴到地板上,她的脸上还残留着监狱里那些女人打她时留下的指甲印,看起来可怜极了。

程以诺连忙走上前去,伸出手把程安安扶起来:“安安,姐姐不怪你,真的,我相信你只是年少不懂事,乖,过去的事情我们都不提了,好吗?”

“嗯,不提了,谢谢你,姐。”程安安边抹泪边不停点头。

看着程安安十分敬业的表演着,程以诺都不由的感慨,就算不给程安安一分钱,她也饿不死,就凭这演技,早就不知道包揽多少大奖了。

若不是她知道自己和她都在演戏,估计都要以为自己两个是感情多么好的姐妹了。

程安安又跟程以诺忏悔了两句以后,才慢慢的往楼上的房间走去,程以诺看着她的背影,猫一样的眼睛眯了起来。

姐妹情深?怎么可能呢。

她们从来都不是什么姐妹,程安安从来都是将她当成眼中钉,肉中刺。

她对她的讨好都只是为了从她手上夺走一些东西罢了,又怎么可能真的会有什么姐妹情深出现,就算有,也是假的,也是带着目的的。

上辈子她把程安安当姐妹,结果呢,结果是丈夫被夺走,孩子被害死,自己更是落得一无所有,尸骨无存的下场!

这辈子,她绝不会再犯傻!

程安安,你也应该体会一下被自己最爱的男人厌恶,憎恨,甚至是亲手杀死你的那种绝望!

第二天清晨,在整栋别墅都是分安静的时候,程以诺拿着一份文件左顾右盼的进了衣帽间,在反复的确认没有人的情况下,将文件放在了那间墨绿色大衣里面,反复检查确认没有问题,程以诺这才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而一双眼睛一直跟着程以诺,这双眼睛的主人,正是程安安,看到程以诺的动作,她满脑子的兴奋,更是在程以诺回到房间没有多久之后堂堂正正的走进了衣帽间。

她还不算太蠢,没有直奔文件而去,二号是先试了一些首饰,再试了几件衣服,足足十分钟以后,确定没有人会突然闯进来,程安安才将那份文件拿出来,打开用手机拍下照片放回原位,这才离开……

拿着手机走在别墅的走廊里,程安安还不停的翻看着,眉眼间都是得意……

第三十六章 愚不可及

陆昊尘还叫她放弃这个计划,改为给程以诺下毒,她才不要让程以诺这么轻易的死掉。

她要让程以诺一无所有,绝望的死去,仿佛已经想到了那一幕,程安安的眸子出现一抹兴奋的光。

而程以诺此时正坐着车往傅氏集团的大楼而去,今天正好是傅氏的那个项目招标的日子……

看着屏幕里监控传来的画面,程以诺的手指轻轻在自己的腿上敲打着,她已经可以预料到,待会的又一出大戏。

一个小时以后,傅氏的招标会场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