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容胭南浔(容胭南浔)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容胭南浔)容胭南浔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容胭南浔)

2023.06.04 | ji | 84次围观

 54.jpg 容胭心里叹气,她只提宫规,就是不想让悦妃往南浔身上联想,对她恨上加恨,可没想到她还是扯了上去。

  她更低地垂下了头:“奴婢并无此意。”

  萧宝宝抬脚走近,云霞似的裙摆散落在容胭眼前。

  “我当初就说,你不是良人,他非不听,一意孤行要和你订下婚约,结果呢?你搭上了齐王就不要他了,害他成了世家里的笑柄,这也就算了,你还要把他害成那副样子……”

  她毫无预兆的一巴掌打下来,容胭猝不及防歪倒在地,嘴里漫上来一股腥甜。

  秀秀被吓了一跳,小声喊了句“姑姑”,却不敢上前去扶人。

  那一巴掌悦妃用足了力气,容胭只觉耳朵嗡鸣不已,隔了好几个呼吸才回神,自己撑着地面站了起来,却是刚站稳,巴掌便又兜着风打了下来,可这次,巴掌竟然落空了。

  “悦妃娘娘,”容胭抬眼,虽然刚才挨了一巴掌,身份也被人稳稳压着,她身上却不见丝毫卑怯,“奴婢好歹是乾元宫的人,打狗还要看主人呢。”

  萧宝宝杏眼圆睁:“又拿浔哥哥来压我?”

  她气急:“沉光,压住她,我今天要打烂她的嘴!”

  沉光应了一声,带着几个宫人上前。

  容胭心口一沉,悦妃毕竟是主子,不管不顾的闹腾就算事后会被教训,眼下却没人拦得住,她简直是避无可避。

  眼看着人乌压压围上来,就要将她压住,一声不轻不重的咳嗽忽然炸响在众人耳边。

  宫人都是一愣,纷纷循声看过去,就瞧见南浔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此时正站在廊下,嘴角含笑目光淡淡地看着他们。

  “怎么不闹了?朕惊扰你们了?”

  宫人们呼啦啦跪了一地,容胭也松开了萧宝宝的手,目光不自觉落在了南浔身上。

  他来了。

  她松了口气,屈膝行礼:“皇上。”

  萧宝宝面露喜色,快步走到南浔身边:“浔哥哥,我终于见到你了。”

  南浔纵容的由着她抱住了自己的胳膊,一开口虽然是教训的话,语气却十分轻缓:“这是宫里,该有的规矩还是要有的,不许胡闹。”

  萧宝宝一吐舌头:“好嘛好嘛,皇上。”

  她后退一步,煞有介事的行礼:“臣妾参见皇上。”

  可这礼却只行到一半就被南浔抓着胳膊拉了起来:“在朕面前,不必多礼。”

  萧宝宝高兴起来,却不过一瞬,脸就拉了下去,扭开头不肯再理会南浔。

  南浔失笑,好声好气哄她:“这又是怎么了?”

  萧宝宝看了一眼容胭:“还不是你的人,当众给我没脸。”

  “哦?”

  南浔脸上浅淡的笑慢慢散了,目光落在了容胭身上,自她肿胀的脸颊上一闪而过,眼神微微一凝,却又一次笑了起来:“她怎么得罪你了?”

  萧宝宝大约也是心虚,哼哼唧唧不肯开口。

  皇帝便看向容胭:“你说。”

  容胭没有抬头,声音清晰平稳:“娘娘初入宫,大约不知道乾元宫中人不必跪拜后妃,故而见奴婢只行屈膝礼,便生气了。”

  南浔看向萧宝宝:“是这样吗?”

  萧宝宝当年亲眼瞧见他如何爱护容胭,唯恐他为此生气,再次抱住了他的胳膊:“她如今不过是个宫婢,我让她跪一跪有什么不可以?”

  四下寂静,南浔迟迟没开口。

  萧宝宝的心不自觉提了起来,小心翼翼地瞄了一眼,却不等看见人,耳边就响起一声轻笑:“这点小事也值得生气?”

  他目光一扫容胭:“你想让她跪,让她跪就是。”

  容胭一僵,刚才挨了巴掌的脸忽然热辣辣的疼起来,疼得她一时竟没能做出反应。

  南浔的声音却在这短短的沉默里冷了下去:“怎么,你连朕的话都不听?”

  容胭陡然回神,指尖不自觉地抠了抠掌心,这才垂下头提起裙摆跪了下去:“不敢,奴婢……拜见悦妃娘娘。”

  萧宝宝眼底得意一闪而过,却仍旧噘着嘴:“我还是没消气怎么办?”

  南浔宠溺地摸摸她的头:“那你想如何?”

  萧宝宝斜昵着他:“我要如何便如何?你舍得?”

  似乎是被这句话逗笑了,南浔扯了下嘴角,满眼嘲讽:“区区一个宫婢,朕有何舍不得?”

  “那你昨天晚上怎么放着我不宣召,却传了她侍寝?”

  萧宝宝倒是无所顾忌,当着满院子宫人的面就将这种话说了出来,南浔却并未怪罪,只是无可奈何似的笑了:“你呀你,朕昨日不过是饮了酒,怕失了力道弄伤你,才拉了她来凑数。”

  他戳戳萧宝宝额头:“一个床榻上的玩意儿,这也值得你生气?”

  萧宝宝被她戳的缩了下脖子,睁着圆溜溜的杏眼看他:“真的?”

  “自然是真的。”

  “那我不生气了,”萧宝宝破涕为笑,“至于她……”

  她端着下巴看了一眼容胭:“就让她在这里跪着反省吧,让她记住自己的身份。”

  南浔仍旧十分纵容:“好,你高兴就好。”

  他看向容胭,脸上的神情瞬间冷了下去:“悦妃的话,你可听见了?”

  容胭慢慢直起身体,指尖紧紧绞着袖子:“敢问悦妃娘娘,宫规三百,奴婢犯了哪一条,要受这般惩处?”

  萧宝宝被问住,她欺负容胭不过是仗着两人身份有别,真说起来错,确实没有。

  她小声喊了句皇上,想要就此作罢,毕竟她也不想当着心上人的面咄咄逼人。

  南浔却仿佛没听见似的,径直自她身边走了过去。

  他屈膝蹲下来,抵着容胭的下巴逼她抬头:“既然知道自己是奴婢,那就该明白一件事,主子想罚你就罚你,不需要理由。”

  容胭双手骤然攥紧,眼底涌出鲜明的愤怒:“皇上是想罚奴婢,还是想拿奴婢做筏子来替悦妃立威?”

  南浔微微一默,随即笑开来:“有什么区别?从新妃入宫那天起,你不是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吗?”

  看出他在故意为难,容胭抿紧了嘴唇再不肯开口。

  粗糙的指腹自她受伤的嘴角抚过,南浔语气轻缓低沉:“委屈了?”

  他似是觉得十分可笑一般,嗤笑出声:“那你猜猜,当年朕站在你容家门外,一等几个月的时候,委屈不委屈?”

  一句话直戳心口,容胭动了动嘴唇,又想解释了。

  南浔却在此时站了起来,声音冷酷又嘲弄:“这种日子以后多的是,忍得了就忍,忍不了……你身侧有柱子,御花园有池子,可以自己选。”



标签: 容胭南浔
发表评论